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谁说Omega就不能A爆了 谁说Omega就不能A爆了_分节阅读_33

谁说Omega就不能A爆了_分节阅读_33

    往台上走去的时候,姜栾不动声色地凑到了路景宁的身边,小声说道:“一会测试的时候你朝我这边靠靠,放心吧,我会尽量控制一下爆发的,这样多少也能让你减轻一点负担。”

    秉着实战考场上同生共死的革命情谊,他也算是非常体贴入微了。

    而路景宁却是语调散漫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谢谢啊,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先照顾好自己比较好。”

    姜栾:“唉?我也是为了你好啊!”

    路景宁还以一笑:“我也是为了你好。”

    “……”

    姜栾就这样看着路景宁晃晃悠悠地走到了距离他最远的斜对面的位置,顿时有些生无可恋地凭空比划了一个人体的弧度,心里忍不住地疯狂吐槽。

    唉,现在的Omega难道都不走身娇体软的路线了吗?怎么随便碰到一个就这么要强呢,接受一下保护又不是要强制性标记,用得着特意离他远些吗?

    心里想着,姜栾也到位置上站好了。

    啧,不领情拉倒!

    眼见所有人就位,纪翰把手中的笔记本又提了起来,语调无波地道:“开始吧。”

    话音一落,虽然多少有些犹豫,但是最后一批的学生们也调整了一下状态,开始了信息素的释放。

    目前场上的这四个Alpha虽然比不了闻星尘,但是信息素强度在班里却也都是中等偏上的,这样同一时间的爆发,让坐在位置上的其他学生们也多多少少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压迫感。

    虽然之前路景宁表现得云淡风轻,但是距离这么远跟站在台上毕竟差异巨大,作为全班唯一的Omega,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朝他看去。

    一时间,场上格外寂静,无形的力量在互相牵制、抗衡着,暗涛汹涌下锋芒毕露。

    而就在同台的几人积极证明着自己的时候,只有路景宁静静地站在那里,别说释放信息素了,就连姿势都没有动过一下。

    有的人已经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神态不由关切。

    这是身体果然感到不适了吗?又或者说夹在这么强烈的信息素当中,被震晕过去了?

    果然,不管平时表现地多么强悍,这样近距离地受到Alpha信息素的冲击,对于一个Omega来说还是太过为难了一点吧?

    就当有人开始考虑要不要上台去把人拯救出来的时候,忽然看到一直没有动作的路景宁徐缓地抬起了手臂,放到了自己的嘴边,然后,慢悠悠地打了一个哈欠。

    众人:……

    众人:???

    这特么,说好的晕了呢?!

    纪翰恰好完成了记录,看着的就是这幅情景,不由皱了皱眉:“路景宁,还有力气释放信息素吗?”

    路景宁打完哈欠后,眉目间仿佛笼罩了一层雾气,闻声眨了眨眼驱逐了些许的睡意,反问:“老师,其他人都观察完了?”

    纪翰无语:“你管好自己就行。”

    路景宁轻笑了一声:“好的好的,那我开始了啊。”

    场上的几个Alpha互相斗了半天,本来还担心自己会不会过分影响到这位Omega同学,没想到对方一副丝毫没有半点感觉的样子,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但是这时候听路景宁说完,这些人却又忍不住地警惕。

    毕竟现在大庭广众下的,万一因为Omega的信息素太过好闻而一时失控,表演一个强行推倒什么的,总觉得整个军校生涯都可以羞愧地抬不起头来了。

    不行!绝对不行!

    于是,台上包括姜栾在内的几人顿时如临大敌地集中了精神,死死地绷紧了自己理智的弦。

    路景宁仿佛半点没有感受到他们异样紧张的情绪,而只是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睫。

    就在这一瞬间,全场原本飘散在空中的Alpha信息素仿佛豁然凝固。

    紧接着,无风的氛围中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将重力死死地往下一压,全部的气流就这样完全凝固在了空中。

    不管是场上的人,还是站在座位跟前的人,忽然间都不由有些失神。

    这是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牢牢地束缚着他们的四肢,动不了分毫。

    两秒钟的停顿,原本静静笼罩在路景宁身边的气息,豁然炸开。


同类推荐: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捡个魔王当女仆游戏加载中[伪快穿] 魅魔小姐直播中(NPH)攻略系统:男主大人请饶命!小麦和兽人(人外,高H,1v1)光芒万丈不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