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谁说Omega就不能A爆了 谁说Omega就不能A爆了_分节阅读_91

谁说Omega就不能A爆了_分节阅读_91

    战役虽然已经结束,但是这片残骸的整顿和重建,以及日后更为严峻的考验,却都只是,刚刚开始。

    ……

    海盗母舰的某休息室内,信息素的气味暧昧又缱绻地充斥着整个空间。

    路景宁迷迷糊糊间,可以感受到外边的动静似乎悄然地安静了下来。

    他只是微微地颤了颤眼睫,全身的酸楚感下,只想一直躺在那里,半点都不想动。

    刚才完全陷入混乱的时候,他其实还存有一丝的理智,现在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反倒是把细节一点一点地清晰回想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留有兴致过后的余热,脸上依旧觉得有些烧。

    其实那时候他也没有多想,只是单纯的希望那种全身发烫的难耐感受可以彻底地被压制下去,再加上闻星尘那张脸实在是太过勾人,在药剂的作用下,让他一味地想要掠夺品尝。

    翻来覆去,欲求不满。

    Omega的信息素本身对Alpha就存有互相诱发的作用,更何况他们两人的匹配度还那么高,一旦某个情绪被点燃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甚至有那么几个瞬间,他确实一度完全丧失了理智。

    路景宁回想起当时自己的样子,一次又一次地疯狂摄取着闻星尘的信息素,以至于现在低头往身上看去,可以发现遍体斑驳的痕迹,足见当时的疯狂。

    然而最让他感到感慨的,还是闻星尘。

    其实连路景宁也没想到,就在两人都濒临迷失的边缘,闻星尘居然还能控制住自己,没有进行最后那步彻底的标记。

    对于这一点,他不得不说,确实感动无比。

    Omega跟Alpha到底还是不一样,一个Alpha一辈子可以标记好几个Omega,但是Omega如果被完全标记,那就注定终生就只能有这么一个伴侣。

    闻星尘这样强烈克制下守住的最后底线,不得不说,在这件事上,他老闻是真的仗义。

    这么一比较起来,路景宁就感到自己确实有些过分禽兽了。

    本该是多么好的一个年级新秀啊,就因为他,被糟蹋了这么一次又一次。

    他觉得对这件事情,自己好像多少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但是一想到闻星尘这么努力才完成的忍耐,看起来也是不希望被这件事情彻底束缚的样子,琢磨了一会儿,感觉还是只能想想另外的道谢途径了。

    做人嘛,总是应该知恩图报的。

    路景宁正在苦思冥想到底如何表达自己的诚意,一转身,恰好对上一双深邃幽暗的眸子,不由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醒的?”

    闻星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才声音干哑地开了口:“你思考了多久的人生,我就醒了多久。”

    “一醒来就噎人,看样子倒是还没被榨干。”

    路景宁一边吐槽着,一边揉着自己酸楚的腰直了身子。

    把地上凌乱的衣衫捡了起来,一件套在了自己的身上,另外一件甩给了旁边闻星尘。

    闻星尘接过来动作利落地穿戴整齐,视线久久地停留在路景宁的身上,张了张嘴:“刚才的事情……”

    路景宁醒来后的那些时间已经把细节全部想明白了,这时候眼睛都没抬上一下,几乎不假思索地宽慰道:“放心,我绝对不会缠着你要你负责的。”

    闻星尘:“……”

    路景宁没有留意到他的表情变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致谢大计当中:“我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明知道你是出于兄弟道义在帮我,我当然也不能够坑了你,是不?刚才发生的事情反正就你我两人知道,至于主舱时的那些Omega,我好歹救了他们一条命,只要去打声招呼,相信也不会到处去乱说的。所以放心吧,绝对不会对你的声誉造成任何影响。”

    说到这里,他的话戛然而止,这才想起来当时现场似乎还有着另外一个人,终于转身朝闻星尘看去:“老闻,跟你一起来的那个人,是闻夜?你跟他关系怎么样,去跟他说的话……”

    闻星尘面无表情地说道:“他不会说出去的。”

    路景宁终于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那就好,这不全都妥了嘛!”

    闻星尘看着这样明媚的脸庞,第一次心生了一种想要好好把它撕烂的冲动。

    他不再多看一眼,转身就走。

    路景宁穿好衣服的时候眼见人影都已经走远了,看着那气场低沉的背影,不由深深地叹了口气。

    其实也不怪闻星尘不爽,换成是他,被赶鸭子上架地临时帮人解决这种麻烦,心里也得憋屈。

    唉,但其实如果闻星尘不突然跑出来,随便其他哪个Alpha的勾引他都忍得了,到底还是出于契合度太高,要怪也真不能完全都怪在他头上啊!


同类推荐: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捡个魔王当女仆游戏加载中[伪快穿] 魅魔小姐直播中(NPH)攻略系统:男主大人请饶命!小麦和兽人(人外,高H,1v1)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