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谁说Omega就不能A爆了 谁说Omega就不能A爆了_分节阅读_122

谁说Omega就不能A爆了_分节阅读_122

    可是当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后,岑俊风却是在原本过分提高的期待下久久地没有回过神来:“这些是……洗衣粉?”

    整整塞满了一个箱子的洗衣粉,琳琅满目,各种品牌一应俱全,唯一的共同点,都是青梅酱味的绿色包装,刚一打开就可以清晰地问道那扑面而来的酸涩气息。

    岑俊风一脸茫然地朝闻星尘看去:“赢比赛送洗衣粉?这是什么寓意?”

    这样的味道似乎如有若无地勾起了埋藏在深处的某一抹记忆。

    闻星尘在原地沉默地站了一会儿,没有回答。

    他的脸上依旧没有太多的表情,却又似乎有一种和以往不同的奇特感觉。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才模棱两可地开口道:“这么多,还挺客气的。”

    说完,只见他随手从里面拎起了一袋就转身走了,遥遥地对岑俊风说道:“麻烦帮我搬进屋里,谢谢。”

    岑俊风久久地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虽然那张脸上和平日里一样依旧没什么太多的表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落入眼中,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空气中弥漫着的洗衣粉味道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遗留的薄荷烟的味道,虽然只是很淡的一抹,却已经足以让他的背脊渗出层层的凉意。

    Alpha之间本就属于竞争的排斥关系,虽然不是冲他来的,但里面悄无声息地透出的攻击性也足以让岑俊风感到了强烈的压迫。

    “怎么,这么生气的吗?”

    他低头看了一眼那一整箱的生活刚需用品,默了默,好半天等到那种压迫感散去,才动手将箱子拖进了房里。

    一边拖一边心里还不由有些打鼓。

    毕竟路景宁也是个不好招惹的主,闻星尘这样做派去找他,在这团队赛的前一晚,两人可别打起来才好。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这两人如果打上一架,到底谁更厉害一些?

    奈何不论哪个的信息素他都顶不住,要不然真跟过去看看。

    ……

    同一时间,早一步回到了房间里的路景宁正躺在床上心情颇好地哼着小曲。

    他几乎可以想象出闻星尘看到那一箱“惊喜”后的表情,忍不住地就想笑出声来。

    不过他嘴角的笑容并没有保持多久,就听到房间门被人敲响了。

    轻轻敲门声落在这样的氛围里,像是一只手在心头若无若有地挠了一下,路景宁脑海里的第一反应,就勾勒出了某个高挑修长的身影。

    他默了默,换上了一副睡意朦胧的语调:“谁啊?这都睡了,有事明天说。”

    闻星尘的声音隔着房门传来:“哦,睡了?那是谁在校网里跟别人聊得那么欢脱?”

    路景宁默默地看了看终端上正跟于擎苍几个侃得兴起的界面:“……”

    还是大意了!

    不过转念一想,喜欢青梅酱味道的洗衣粉也是闻星尘自己说的,他只是投其所好而已,心虚个什么劲呢?

    这样一想,他顿时丝毫没有思想负担地走过去把门一开,慵懒地靠在门边,拽拽地抬了抬眼睫:“说吧,有什么事?”

    闻星尘倒是没想到路景宁居然真的已经爬床了,眸底的神色隐约晃了一下。

    这时,跟前的人刚洗完澡,身上套着一件宽大的睡衣,领口的纽扣却是随意至极地散开着。

    这让他胸前的肌肤隐约地漏出了几分,还有三分湿度的发丝垂下,让整个人少了几分平日里的肆意张扬,却又平添了不少往常看不见的柔和。

    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更加诱人。

    混乱的念头就这样在闻星尘的脑海里肆意地冲撞着。

    他的视线从路景宁领口间的脖颈处漫不经心地划过,眼见对方已经微微拧起了眉心,将手里的东西随手扔了过去:“外面不方便,进去说。”

    说完,没等路景宁应声,就已经侧了侧身走了进去。

    路景宁没想到闻星尘居然这么不把自己当外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怀里的那袋洗衣粉,把门一摔,一边往里走一边撸了撸袖子,一副随时应战的样子。

    闻星尘在椅子上坐下时一抬头,就看到了他这样的阵仗,脸上的表情差点没绷住:“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路景宁面色存疑。


同类推荐: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捡个魔王当女仆游戏加载中[伪快穿] 魅魔小姐直播中(NPH)攻略系统:男主大人请饶命!小麦和兽人(人外,高H,1v1)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