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先生 й2qq.cοм 19.小叔

й2qq.cοм 19.小叔

    19.
    年前又下了一次雪,雪下得颇大,院子里落了厚厚的一层。
    佣人在院中扫雪,傅斯明立在院子里,看着那些落雪被扫开,在路旁堆成一堆,等待着被垃圾车带走。忽地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他与母亲一起堆雪人。母亲穿着白色的羽绒服,拿着他的围巾,装扮他堆起的雪人。她牵着他的手,摸他冻得发红的鼻子,然后亲吻他的脸颊。
    他努力回想,回想母亲的模样,却想不起来。
    他只记得母亲身上的香气。
    她抱着他坐在钢琴凳上,教他弹琴时,身上带着的香气。
    是那种让他感到安心的香气。
    他闭上眼,仰着头沐浴阳光,享受这片刻的温暖
    本伩將在И伽②伽Q伽Q丶て伽ο伽Μ(去掉伽jΙú四網阯)嘬赽鯁薪
    傅玉呈踏进院子时,就看到正仰着头晒太阳的傅斯明。他的头发染成了栗色,发尾短短的垂在耳朵上,被太阳照得发出金色的光。
    他摘下手套放进口袋,跟一旁忙碌的管家点头打招呼。然后走近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被太阳照得发热,“头发颜色很好看。”
    傅斯明睁开眼,一瞬间的直视太阳叫他眼睛发胀。
    他低下头缓和,张口叫他,“小叔。”
    傅玉呈‘嗯’了声,问他,“你爸在家吗?”
    “在书房吧。”他眯着眼抬头与他对视。
    傅玉呈面带笑容,拍拍他的肩膀,“走吧,跟我一起进去?”
    傅斯明摇摇头,他不想进去。
    傅玉呈也不勉强他,点点头,“那你在这里等一会,我跟他说点事。等会一起吃个饭吧。”
    他点头,目送傅玉呈踏入客厅。透过大开的房门,他看到傅玉呈对立在楼梯上的傅斯远点点头,然后上了楼。
    察觉到他的视线似的,傅斯远立刻扭头瞪他。
    他忍不住笑了出来,愉快的、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笑声晴朗,惹得院子里扫雪的人都回头看他。
    傅斯明笑了好一阵,他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都高中生了,一点长进都没有,还跟小时候没两样,嫉妒和愤怒都清清楚楚的写在脸上,面子功夫都做不出来,怨不得傅玉呈不喜欢他。
    小时候他还跟傅斯远敌对过一段时间,他敢瞪他,他就要瞪回去,他敢骂他,他就要骂回去。现在想想,真的是太幼稚了。
    也不知道那时候他哪里来的勇气敢跟傅斯远敌对,他偏着头想,大概是因为傅玉呈吧。
    他曾跟傅玉呈住过一段时间,就是他刚回到这个家的时候。后来傅玉恒以自己是他父亲为由把他带了回来,傅玉呈还经常来看他。
    真不知道傅玉呈为什么会喜欢他这么一个一个私生子来的侄子
    本伩將在И伽②伽Q伽Q丶て伽ο伽Μ(去掉伽jΙú四網阯)嘬赽鯁薪
    傅玉呈没一会就出来了,眼瞧着傅斯明还站在那,动都没动过。紧皱的眉头便松了,他走近他,“回去穿个外套,走吧。”
    傅斯明摇头,他穿着毛衣呢,不冷。
    他走到傅玉呈身侧,“您跟他说什么了?”
    傅玉呈眉毛又皱了起来,边走边说着,“也没什么,问了问他今年扫墓的事。”
    傅斯明了然,不问了。估计是傅玉恒又借口身体不舒服没法去了。想到此,他又觉得傅玉呈可怜,身为弟弟,却有这么个不成器的兄长,操了不知道多少心。又想到这个不成器的兄长便是自己的父亲,他又笑了。
    傅玉呈挑眉,看着他。
    傅斯明才觉不妥,摇着头道了歉,问他,“晚上去您那儿吃饭吧?”
    “馋王妈的手艺了吧。”傅玉呈笑了几声。
    傅斯明笑,又问他,“今年过年我陪您吧,省的你还要王妈给你包一星期的饺子存着。”
    傅玉呈刚搬出去那几年还是会到这里来跟他们一起过年的,后来就不来了。
    傅玉呈听了就挑起眉,抬手揽住他的肩膀撞他,骂他,“臭小子。”
    “你真以为我不会做饭?”
    傅斯明被他撞的一个趔趄,又见他面带笑容,就撞了回去,还嘴,“会做饭还会吃一个星期的饺子吗?”
    车子停在外头,有段距离,路上没人。
    傅玉呈料不到他敢回撞他,没有防备,差点被他撞倒。傅斯明见他差点被撞倒,立刻拔腿跑了。他这一跑,倒给傅玉呈气得不轻,笑骂一声,喊他,“你跑什么?”
    傅斯明理他才怪,他直接跑到小赵停车的地方,上车坐好。
    小赵被他吓了一跳,话还没说出来他就在副驾驶上坐好系上安全带了。
    傅玉呈没一会也过来了,绕过车头时瞪了他一眼,傅斯明全当没看见。
    小赵不明情况,待傅玉呈上车后问他是不是回家,得到答复后发动了车子,开上马路
    本伩將在И伽②伽Q伽Q丶て伽ο伽Μ(去掉伽jΙú四網阯)嘬赽鯁薪
    王妈看到傅斯明来开心的不得了,非说他瘦了,说今天要做一桌子菜把他喂饱。
    傅斯明笑着跟她进厨房,又被她推了出来,让他跟傅玉呈聊天,不许他在厨房捣乱。
    他无奈,只好跟傅玉呈坐在客厅聊天。
    傅玉呈瞪了他一会,他有些熬不住,挠着头道了歉。
    见他道歉,傅玉呈便也不绷着了,笑着喝茶,“逗你呢。”
    傅斯明心说我还不知道您在逗我吗,面上也带着笑,环视客厅,“您搬过来之后我还没来过呢。”
    又问他,“怎么忽然想起来搬家了?”
    傅玉呈放下茶杯,“之前那个房子大了,住着太空。”
    “那您还是赶紧给我找个小婶一起住吧,生几个孩子闹闹就不空了。”他笑道。
    傅玉呈不理他,“管的倒宽。”
    想了想,又说道,“今年回去看看你妈吧,这么久都没回去,你都长这么大了。”
    傅斯明敛了笑容,嗯了一声。
    “年后再去吧,我哥那边你就说跟我出差去了。”
    “好,谢谢小叔。”
    傅玉呈嗯了一声,见他情绪不高了,便也不再说这个,转而问他谈没谈女朋友。
    傅斯明抬头看他,眼里带笑,“您都没没结婚呢,我着急找女朋友做什么?”
    傅玉呈听了就瞪他,笑骂他没大没小
    本伩將在И伽②伽Q伽Q丶て伽ο伽Μ(去掉伽jΙú四網阯)嘬赽鯁薪
    晚饭时,王妈果然做了一桌子菜,比得上年夜饭了。
    傅斯明撑的不行,连连摆手说实在吃不下了,王妈又从冰箱里拿了两盒自己做的糕点让他带回去吃。
    他接了,王妈这才满意地回去收拾桌子。
    临走前,傅玉呈给他拿了件自己的外套套上,他又跟傅玉呈提想跟他一起住的事。
    傅玉呈也知道他在那边家里的事,还是有些为难,傅玉恒当初可是搬出他父亲的名号把他接走的。这么多年了,他虽没有孩子,却是把傅斯明当作自己的孩子在养的,自然也是想要他过得开心。可到底不是他生的,他没有立场来跟傅玉恒争。
    傅斯明见他如此,“我早成年了,可以决定自己住在哪了小叔。我住校都就是因为不想住在那边,只要您肯收留我就是了。”
    他这样说,傅玉呈便也不再想那么多了,当下便点了头,允他年后搬过来住。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