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rouSHUWu.XYZ梦魔 番外四 周信

番外四 周信

    一个人开车回到家,周信的心情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么糟糕过。
    “可以了吧?”周信对着蓝牙无线耳机问了一声,耳机的另一头传来了女孩子一般轻快的声音,“可以了,辛苦周老师了。”
    昨天收到那个奇怪的快递开始,他从拆开,看见针孔摄影机,发现威胁信件,再到后来看光盘内的内容,如果说在这些都是不成熟的陷害和阴谋,那么之后林云山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他的电话,从头到尾监听了今天分手的全过程,就只能说是一个让人无可奈何的计划了。
    周信甚至都来不及去仔细拾掇一下自己心里的想法,只能被林云山牵着鼻子走到了这一步。
    “对了,周老师,你之后也不要想着再去找诺诺了。”林云山没有立刻挂断电话,而是继续叮嘱道:“诺诺身边我会看好的,如果周老师出现了的话……”
    “知道了。”周信冷冷地打断了林云山的话,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周信将自己的身体扔进了沙发里,她在车里从泫然欲泣到泪流满面的表情就像是走马灯一般不断地在周信脑海中重播,让周信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这个傻瓜,为什么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
    周信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对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做过多假设的人,可是这一个下午,他假设了好多,每一个假设都生出了许多的枝节,抽枝发芽又导致了各种各样的结果。
    过了好几天,周信才振作了回来,他不能在这里倒下,毕竟他还有父母,还有自己的学生。
    虽说没有跟父母说过自己和裴诺分手的事情,不过那天突然的离开,以及之后再也没有过下文的事情也还是让父母看出了端倪,终于有一天夜里,周信正在批改作业,就接到了来自父亲的电话。
    父母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感到如此认可,这让周信感到有些意外,虽然已经推辞了好几次,不过父母还是坚持让他回家见对方一面,周信拗不过只好趁着寒假回了老家。
    一见面,周信看着那脸蛋圆圆眼睛圆圆的讨喜女孩,便想起了她是曾经自己的得意门生,李圆圆。
    父母说,这个女孩是在这个城市读大学,因为父亲作为老教授回学校演讲而相遇,后来这个女孩在演讲结束后立刻提出了很多有深度的问题,父亲觉得她聪明好学便留了一个联系方式,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女孩嘴甜,经常哄得他们心花怒放,自从第一次招待到家里之后,对家务和厨艺及其拿手的女孩更是让二老惊喜不已。
    对比之前由儿子带回来的漂亮女孩,他们明显更喜欢这个贤惠乖巧的女孩。
    周信对于李圆圆的出现也只是觉得巧合,没有多作他想。
    李圆圆也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对周信的感情,只是每天找周信聊天,开学后手机上也保持着联系,周信并不是一个好的谈心对象,很多时候都是李圆圆单方面在说,周信只是静静地听着。
    他记得,李圆圆是裴诺的好朋友,那个傻瓜从他负责他们班开始到高中毕业,也只有这么一个好朋友。
    周信想从李圆圆那里知道更多裴诺的事情,而李圆圆也经常说起以前自己和裴诺有多么要好。
    久而久之,两人之间好像生出了一种奇妙的供给关系。
    突然有一天,李圆圆告诉他,他们那一届的毕业班要搞同学会,听说裴诺也会去,这让周信的心里顿时揪了起来。
    “周老师,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电话那头的李圆圆难得撒起娇来,“你不好奇裴诺现在对你到底是什么看法吗?我可以假装成你的女朋友,如果小诺很吃醋的话,我再跟她解释,你们就可以和好啦。”
    多么幼稚的计划,周信当然拒绝了,可李圆圆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硬要周信这么做了。
    “周老师我都已经告诉其他同学了,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呀。”对于这样的状况,李圆圆是这么解释的,“何况难道周老师不想知道裴诺对你是不是还有感情吗?”
    他当然想知道,当时分手得太过仓促,他在她最脆弱的时候离开了她,心里已经做好了被她恨透的准备,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心存一抹希冀,希望能够借此机会融洽一下两人的关系,哪怕无法再做恋人,只要能问问她的近况也是好的。
    所以周信去了,在她的面前做了自己年少时都不曾做过的蠢事。
    周信看着斜对面的裴诺,却意外地撞上了她像是小狗一般水汪汪的眼睛,她迅速地避开了目光,继续垂下头的样子让周信觉得一阵难受。
    席间,李圆圆贴在周信的耳边告诉他:“周老师,听王梓说,裴诺已经有男朋友了,旁边的位置就是给他留的呢。”
    虽然是早就有预见的结果,不过周信心里还是针刺般疼了一下,他想就这样把这愚蠢的同学会熬完吧,便一直沉默着,直到同学们起哄让他和李圆圆亲一个的时候,已经喝了不少的李圆圆不由分说地便用那满是酒气的唇贴了上来。
    裴诺跑出去上厕所的样子就像一只被大灰狼吓住而慌乱不已的小兔子,周信心里一紧,李圆圆却趁两人距离近的时候在他耳边低语:“别急,我现在出去解释。”
    说完,李圆圆便也跟着走了出去。
    坐在座位上的周信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这么短短的十几分钟对于他来说简直比刚刚分手那段时间还要难熬,好不容易等到门再次被打开,看见的却是裴诺被另外一个男人搂着走进来的场面。
    那个男人气场非凡,下一瞬,那幽黑深邃的眼眸便和他对上了,就像是天生对敌人的感知,周信立刻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流露出的攻击性。
    李圆圆也回来了,步履虚浮地坐回了他身边,脸上表情很是不好看,“周老师……我还以为王梓是骗我的,没想到裴诺真的有别人了。”
    周信没说话,就像是没听见李圆圆的话,王梓脸上的谄媚与讨好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姓穆的男人,绝对是个不得了的人。
    两个人从始至终一点儿过于亲密的举动也没有,可却是无比的刺眼。
    到最后那个男人拥着裴诺往外走的时候,周信终于觉得自己有点坐不住了,他追到了大厅,也终于看见让他死心的画面。
    少女眼眶红红的,泪水不住地往外涌,有些愣愣地看着吻住自己的男人,整个娇小的身影都被男人的身影笼罩。
    察觉到对面电梯门开了的少女立刻看了过来,红彤彤的眼对上了周信的双眼。
    下一瞬,周信的手指疯狂地敲击着电梯门的闭合键。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而已,面对喜欢的女人被威胁,一点办法也拿不出来。
    可那个男人可以,他可以解决掉林云山,可以肃清所有她人生道路上的阻碍。
    同学会散席之后的当晚,周信醉得不省人事,他酒量本就不好,好在平时克制,哪怕是喝也绝不贪杯,今日却像是困兽出笼一般没了一点节制,本来还看热闹似的劝酒的同学到最后都反倒来让他少喝两杯。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周信看了看这熟悉的房间,知道自己是被送回了家。
    宿醉的不适让他没有第一时间从床上坐起,就在这时门被推开,李圆圆手上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热乎乎的粥装在碗里,白烟袅袅,谈不上多么香,却带来几分温馨的气息。
    “醒酒汤还在煮,你先把粥喝了吧,昨天晚上也没吃什么光喝酒了。”李圆圆把粥放在床头,看向周信,目光有些闪烁,“对不起,周老师,昨天……我不知道……”
    周信凝了凝神,好不容易才分出点精力去听面前女孩的道歉,花了一会儿消化了,点点头,“没事。”
    比起昨天让他刻骨铭心的一幕,李圆圆的事情就显得有那么点微不足道起来。
    可是李圆圆好歹也是客人,周信不好意思麻烦她太多,自己从床上下来走到厨房自己端醒酒汤的时候,在厨房的餐桌上看见了一盒紧急避孕药。
    晚进厨房一步的李圆圆立刻将药收进了口袋里,还十分欲盖弥彰地解释道:“没事,昨天周老师喝醉了而已,我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
    其实昨天晚上周信醉得不省人事,对于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一点印象也没有,可是李圆圆的反应又是如此真实。
    周信顿时觉得太阳穴有点胀。
    见周信沉默下来,李圆圆顿时就红了眼眶,“周老师,其实……我在上学的时候就很喜欢你了……可是……”
    少女的喉头一个哽咽,话语就那么硬生生地断开了。
    周信实在是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是李圆圆已经哭着扑进了他怀里。
    他的脑海中在那一瞬闪过了很多画面,最后还是定格在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一幕上。
    也是时候该走出来了吧。
    周信对自己说。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