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一网打尽(NPH) ρò壹捌.òйё 完结番外·文斐然

ρò壹捌.òйё 完结番外·文斐然

    在文书出生前,文斐然一直有一个困扰。
    不是文令秋,不是文星阑,也不是文启,这三位都要排在那个东西后面。
    没错,是狗。
    酥酥作为文家第一坏事佬可真是让文斐然头疼欲裂,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其他三位争夺舒岑的关注,但——
    确实,堂堂八尺男儿和狗争宠,于情于理都有些说不过去,但文星阑却总喜欢借着酥酥争宠,好似已经打定主意要走父凭子贵的路线。
    “小狐狸精,我们酥酥今天好像没什么精神,你看它一直趴在窝里睡觉,都不出来找你玩。”早餐桌上文星阑再一次通过酥酥抓住了舒岑的注意力,“我刚去问它了,它说昨晚妈妈只陪着文斐然不理它,它伤心了!”
    你看看这多讨人厌。
    文斐然一记眼刀直接甩了出去:“没看出来你还有和狗沟通的本事。”
    然舒岑一下就上了心,嘴里的三明治还没吃完呢就赶紧冲狗窝补偿某只工具狗去了。
    “是你老是霸占小狐狸精太久了,还老带些奇奇怪怪的药回来!小狐狸精吃了药你倒是爽了,累得她第二天只跟我做了一次就闹着要睡觉!”
    文星阑是丁点儿不怵,挺起个腰就差站起来了:“你把小狐狸精榨干了,我们怎么办!?”
    话糙理不糙,文星阑的话迅速引起餐桌上剩下两位男士或多或少的共鸣,就连平日里一向对时间分配没那么计较的文启也点头:“你确实应该克制一下自己。”
    “……”
    文令秋端起温牛奶抿了一口:“你本周内先把下一个季度的研究计划拿到我办公室来。”
    “…………”
    被扼住经济命脉的文斐然气得硬是连研究所都没去,准备今天一整天就在家里和小娇妻好好温存温存。
    为了防止文星阑坏事儿,文斐然还特地和他们一起开车出了门,然后再掉头回来杀了个回马枪。舒岑看见他的车开回来的时候原本是准备倒一杯咖啡端上楼画图的,还以为他忘带了什么东西,立刻迎玄关那去了。
    文斐然一开门就看见舒岑乖乖巧巧的小脸儿:“你是不是忘带东西啦,我去帮你拿,省得你还要换鞋子。”
    这世界上不会有比他的小娇妻更可爱的女人了。
    文斐然被舒岑看着心都化了一半儿,直接一步上前把人像抱孩子一样抱起,吓得舒岑赶紧躬下身抱住他的脖颈,脸烫得不行:“你干嘛呀……”
    “今天在家陪陪你,好不好?”他仰起头吻她的嘴角,眸色温柔得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
    虽然早已不是新婚,但舒岑看着文斐然的眼眸心跳依旧会忍不住加速。
    “可、可是,我今天是要在家工作的……”她小脸扑红,还不忘磕磕巴巴地跟他解释清楚:“你就算在家陪我……我也得画图……”
    “你画你的,我坐在旁边看书也好。”
    文斐然心里早打定主意,哪能被舒岑这么三言两语给劝回去。他抱着小娇妻大步流星地在客厅穿行,脚边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
    他低头,正好对上酥酥一双天真无邪的黑圆眼睛。
    是狗。
    文斐然准备无视,正欲继续往前走,就听酥酥无比清脆响亮地“汪”了一声。
    原本乖乖地依在他怀里的小娇妻立刻挣了两下:“斐然,你放我下去我自己走……酥酥在看着呢!”
    文斐然结婚至今也没懂小娇妻害羞的点。
    “看着就看着,它懂什么。”今天文斐然还偏就不想惯这条狗,他抱着舒岑进了一楼书房,然后把使劲浑身解数往门缝钻的酥酥硬生生关在了门外。
    这间书房是最近才改造出来的,配了一面很大的推拉落地门,采光很好,特地用来给舒岑画图。舒岑听着酥酥的前爪在不断地挠门又有些于心不忍:“要不然放它进来吧?”
    感觉还怪可怜的。
    文斐然把人放下,然后又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一会儿阿姨就来了,她会照顾好酥酥的。”
    今天他一定要和舒岑二人世界,谁也不能插一脚进来,狗也不行。
    舒岑想了想还是点了头,她坐到画架前的功夫门外已经没有了扒门的声音,过了一会儿阿姨就买菜回来了,门外又响起酥酥无比欢欣鼓舞的叫声。
    “你看,它又开心起来了。”文斐然就坐在舒岑身边,揉了揉她的小脑瓜:“狗嘛,都是这样的,不用担——”
    心字尚未落地,文斐然的笑容就从瞥见落地门外那一大团白色身影开始凝固在了脸上。
    “汪!”
    门外的狗一下蹿到了门前,嗅了两下便在原地坐定,咧开嘴吐出粉红色的舌头朝一门之隔的舒岑笑得无比灿烂。
    文斐然:“……”
    舒岑立刻过去打开门蹲下身让粘人的大狗扑进自己怀里,然后摸着它毛茸茸的脑袋,又扭头看向准备二人世界的文斐然:“斐然,就让酥酥和我们一起好不好,把它关在门外太可怜了……”
    第一战,是酥酥胜了。
    午后,舒岑吃过午饭习惯要小睡半小时,文斐然正准备陪着小娇妻一块儿上楼,裤脚就被拉住。
    他一回头,再一次对上酥酥黑圆的大眼睛。
    “斐然,酥酥好像特别喜欢你诶!”舒岑看两个人相处和睦很是开心:“酥酥好像黏星阑都没有黏得这么厉害,你好厉害呀让它这么喜欢你。”
    “……”
    这种喜欢真的让人好沉重。
    文斐然面无表情地把裤脚从狗嘴里拔出来,手还环着舒岑的腰:“没事,不用管它,我们上去午睡吧。”
    话音未落,身后的酥酥大屁股就往地上一坐,然后发出无比可怜地一声“呜”。
    舒岑那颗心啊,一下就软得跟棉花糖似的了,她赶紧停下脚步跟着狗一块儿可怜兮兮地看着文斐然:“斐然,要不然你去睡一会儿,我陪酥酥玩一会儿吧。”
    “…………”
    文斐然心里已经开始思考狗肉火锅的做法了。他怎么可能舍得让小娇妻大中午的陪这条臭狗熬着,顿了顿,然后拍拍舒岑的后脑勺:“那你上楼去睡吧,我陪它玩。”
    “可是……”
    “去吧,待会它累了我就上去陪你。”
    舒岑还没说完的话被文斐然一个吻堵了回去,然后他依依不舍地松开小娇妻的腰,看她上楼走向自己房间的样子仿佛是被天河隔开的织女和牛郎。
    第二战,又是酥酥胜了。
    文斐然觉得自己的家庭地位简直是在直线下降,现在可能都还不如文星阑了。他坐在沙发上,看着趴在自己脚边的大白狗,心情十分郁结。
    “你该不会是文星阑派来监视我的吧。”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酥酥的脑袋自言自语,就看见酥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大白尾巴敷衍地摇了两下就闭上了眼睛。
    霎时间万籁俱寂。
    文斐然不会尝试趁现在上楼,因为这条鸡贼狗睡归睡,脑袋还枕在他的脚背上,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铁壁防御了。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的吊灯,内心一时之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悲怆感,他心里盘算着从现在开始给研究所转型动物药物研发是不是太迟,就听见楼梯口传来轻不可闻的脚步声,一回头就被已经换上睡衣的舒岑从背后抱住了肩。
    “你怎么下楼了?”文斐然自然是意外又惊喜,可惊喜归惊喜,他也知道舒岑要中午不睡下午一定会困得脑袋点地,“我没事,你乖乖睡吧。”
    “我睡呀,”舒岑绕了一圈窝上沙发,把脑袋靠在了文斐然肩膀上:“但是谁说睡觉只能在房间里睡啦,我可以换个地方睡嘛。”
    她说着又侧过头看着文斐然,笑得乖甜乖甜的:“你好不容易翘班在家陪我,中午还要陪酥酥,也太辛苦啦。”
    他的老婆果然是个天使吧。
    文斐然搂着小娇妻的肩,鼻尖顶蹭着她的脸颊颈窝,轻嗅着她发间让他无比舒缓安心的清浅香气,然后就这么在沙发上缠吻到了一块儿。屁哦壹捌点哦嗯艺(pⓞ⒙ⓞⓝⓔ)
    在这一刻文斐然觉得所谓爱和喜欢,那种口头的表达好像都不足以说明他的心意,他唯一能做,也唯一想做的只有更加用力,用尽全身的力量去爱她。
    “斐然……唔……”舒岑好不容易才在深深的舌吻中找回自己的声音:“有、有这么开心吗?我最近是不是冷落你啦,对不起呀斐然……”
    她着实可爱得让他心尖都在颤抖。文斐然也顾不上脚边正在打盹的狗,直接侧身将她压在沙发上便狠狠地吻了下去——
    然后等到傍晚文星阑回来的时候,劳动了一下午的舒岑自然还在熟睡。他冲进卧室看见在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人,就在原地炸开了:
    “文!斐!然!”
    又是一个鸡飞狗跳的傍晚。
    =
    这章番外来的很迟hhh
    真的不好意思,不过这两天工作没那么忙所以立刻着手打出来了,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等,反正先跟所有的读者说一声抱歉。
    也真的对不起文斐然啦,为什么他的番外会拖到最后呢,可能是因为相比起他来说,其他三个男主角的遗憾更加深刻一些,所以关于他们的内容其实我早就已经在写正文的时候有了一点点想法……
    害,不过也还好,番外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到这一章番外为止所有男主的番外就都发完啦,这本书也终于正式地迎来了圆满的完结,感谢各位的一路陪伴!
    上一章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