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综漫]和横滨重力使隐婚之后 第47页

第47页

    这个公园算大的,周围还种植了不少的树木,绿化相当的不错,不过也遮挡住了本来清晰的视野,等到进入公园之后,鸢川凛才进一步看清楚刚才异动的缘由。
    ——一个身材修长,穿着不符合季节的长风衣男人坐在地上,一只手捂住脖子,一只手揉.着.臀.部,嘴里念叨着“好痛”,而他的身边还有一条白色的条状物体,不过已经断裂开成了两段,头顶上面的树也恢复原来的样子,和周围的其他树一样随着微风轻轻地摆着叶子。
    这是个企图自杀,但是由于工具原因失败了的男人。
    鸢川凛回忆起有说过日本的自杀率高居不下的报道,已经走到了对方的附近,试探性的询问了起来。
    “先生,请问你没事吧?”
    “有很大的事情……”
    男人的嗓音因为刚刚才被勒过沙哑着,听到了声音也缓缓地回过头去,刚才的窒息感和摔下来的疼痛在那双鸢色的眼睛前染上了一层朦胧的颜色。
    不过这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他就抹掉了眼角生.理性的泪花,一如鲤鱼打挺一般地跳了起来。
    这个人的恢复速度真的不是一般地快。
    鸢川凛这样想着,看了一眼他脖子和从挽起袖口露出来的手腕上面缠绕着的那些绷带,在心里对这人下了判断的同时,又道:“需要帮你叫救护车吗?”
    彭格列的人总是很有个性,彭格列十代目外出遇事经常性的先报警,云守云雀恭弥据说从学生时代开始就经常先把人打一顿再叫救护车,Varia算是标准混里世界的,结果也还是出了一个会关心无关人员的鸢川凛。
    她想着要不帮对方叫救护车算了,顺便没准能去医院做个心理咨询,结果话才刚刚说完,正打算摸手机的手就被对方给抓住了。
    随后,就听到了一道欢脱的声音:“美丽的小姐,要不要和我一起殉情啊?”
    “……”
    正要动手的鸢川凛顿时就沉默了,以一种极为怪异的目光看着他:“……先生,你没问题吧?”
    “当然没有!”
    男人一本正经的,很快又泛起了星星眼:“我是非常认真的在向你请求!因为一个人死去实在是太孤独了,如果有一位美人能够陪伴左右共赴黄泉,那一定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我认为,你应该去一趟医院,看看精神科,或者是脑科。”
    她把手从对方的手中抽了出来,怀疑他是不是从树上摔下来的时候摔到脑袋了。
    不过,刚才他手上留下的那些茧的位置,还有刚才的动作……
    鸢川凛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脸,发现似乎是有一些眼熟的。
    “我只是想要和美人殉情,可不是有病。”
    他收回自己的手,抚了抚额前的发丝,把上面的一片绿叶摘了下来:“只是单纯的爱好以及目标。”
    “……那我真的是打扰你了。”
    “不——你给了我一个机会,就如同上天赐予我的缪斯……”
    “——太宰!!!”
    话还没有说完,从远处就传来了一声怒音,鸢川凛看着正在耍宝的男人忽然就扫兴了的模样,向那边看了过去。
    金发的男人很快就冲了过来,拎住他的领子:“你这个混蛋!为什么每一次都这样子忽然在委托的途中消失——”
    “哎呀,反正有国木田君在嘛!”
    他把自己的衣领从国木田独步的手中拯救了出来,示意对方向旁边看,也注意到了那双紫色眼睛盯着他们,顿时咳嗽了一声:“很抱歉,让你受惊了!”
    “太宰这个家伙,虽然恶劣了一点,但是绝对不是坏人!”
    鸢川凛摇了摇头,也想起了是在哪里见过他们两个。
    因为中岛敦的关系,她之前还扫了一眼武装侦探社的资料,刚才太突然了,竟然没有想起来。
    太宰治和国木田独步,就和资料上的描述差不多。
    “没有关系。只不过……”
    她对于模仿普通的女性已经得心应手了,尽管刚才差点破功给太宰治一下子,现在也恢复了过来,做出了有些为难的笑容,不好意思地扫了太宰治一眼:“我还是觉得,先生你应该多关心一下这位先生。”
    “或者是带他去看看医生。”
    “……我会的。”国木田独步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
    第二十四章
    太宰治这个家伙, 可以说是一朵奇葩,而且还是武装侦探社众奇葩之中最奇葩的那一朵。
    就作为搭档的国木田独步而言,对方无疑是侦探社里面最难对付的一个。
    毕竟其他人就算是经常上演不可说剧目的谷崎兄妹,也没有随时随地不分场合的作死闹着要自杀。
    不过不论怎么说, 对方不会在关键的事情上面掉链子, 所以就算是国木田独步也没有到真正忍无可忍的地步。
    然而……
    这个混蛋绷带浪费装置这一次又乱跑了!
    国木田独步看着远处草坪上面断掉的白色东西, 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然后对上鸢川凛那双担忧的眼睛,仿佛能够看到对方说:“建议你带他去医院看看脑子。”
    说句实话,他也想知道太宰治的脑袋里面究竟都在想什么。
    国木田独步押着常常给自己惹祸的太宰治, 郑重的向这个受到了对方“骚扰”的女人表示了深深的歉意。


同类推荐: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末世余生[种田]暮冬(父女)忠犬调教手册(NPH)神医傻妃:鬼王的绝色狂妃我在霸总文里搞玄学校花不炮灰[穿书]我生了反派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