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我在通灵综艺直播吓人 我在通灵综艺直播吓人 第53节

我在通灵综艺直播吓人 第53节

    陈兰心愣了愣,小心翼翼接过水杯:“谢谢。”
    李岚摇了摇头。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陈兰心喝了两口水,继续道:“因为还有三天就是我的七岁生日,我很开心。爸爸当然不会给我准备什么,但在那天,哥哥会用攒下来的零花钱给我买吃的。”
    “唔...这大概就是我总是原谅哥哥的原因吧,他攒下的那么一点点零花钱,全都用来给我买吃的了。”
    “那天我做完饭,高高兴兴在家里等哥哥回家,忽然听到了父亲的声音,他在门外与邻居吵架,那个语气,一听就知道又喝多了,我赶忙把菜熄了火,跑到自己屋里把门锁了。”
    “按照常理,找不到人,他在家转一圈发泄一通脾气,就会去睡觉了。”
    “但很不凑巧,哥哥回来了。”
    “父亲前脚刚结束争吵踏进家门,哥哥就回来了。我听到了巨大的关门声,碗筷摔地的碎裂声,后脑勺的着地声,脚踹在人体的沉闷声——”
    “父亲在揍哥哥,非常用力的揍。”
    “我躲在床下捂着耳朵,这时,我的房门忽然震动起来,我把手放下来,我听到了脑袋撞门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撞,哥哥的哭声越来越小。”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我听到了哥哥在叫我的名字。”
    ——“心心,哥哥饿了,你出来盛饭好不好。”
    ——“心心,哥哥好疼,你帮我找下药吧。”
    ——“心心,出来吧,哥哥求你了。”
    “我从床下爬了出来,我全然信任地打开了门。”
    “酒瓶砸向我的额头,哥哥挤开我躲进了屋里。”
    “房门被甩上,那个声音似乎在嘲笑我的天真。”
    “那是我经受的最疼的一次毒打,我以前只知道父亲一醉酒就会失控,但我没想到他失控起来是可以要人命的。”
    “我不停拍打着门求哥哥放我进去,但门被锁上了。”
    “哥哥他就是这么懦弱又自私的人。”
    陈兰心总结道:“以前哥哥都是骗爸爸,让我替他挨打。”
    “而那一次,哥哥骗了我,让我可以再次替他挨打。”
    “之后就是西维尔和共情者描述的那样了,我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地上,额头、四肢都在流血,玻璃碎片满地都是,我趴在上面,血流了满地。”
    “打完了,父亲去沙发上睡觉,哥哥把门打开,给我上药,求我原谅他。”
    陈兰心自顾自给自己倒了杯水,咕嘟咕嘟几口喝光,最后道:
    “后来有一天,在我的不懈努力下,哥哥的学习成绩终于有了进步,老师打电话表扬哥哥,爸爸觉得脸上有光,带他出去吃炸鸡,他们在回家的途中出了车祸,死掉了。”
    “他们死了,我成了孤儿,我特意挑了个暴雨天去了孤儿院。”
    “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说罢,陈兰心摸了摸刚才李岚递给她的水杯,看向表情各异的众人:
    “你们不要用那种表情看我。”
    李岚这会儿已经泣不成声,“你以前怎么过得这么苦啊。”
    陈兰心抽了张纸递给养母,轻轻摇了摇头。
    这时,一旁的阿琳娜问道:“洋娃娃里是你的父亲吗?”
    “我猜是这样的。”
    陈兰心看向阿琳娜:“我间接害死了他,他在复仇。”
    “他想用这种方式让养父母弃养我。”
    【陈兰心的经历好可怜,救命。】
    【卧槽,这他妈,气得我打了套军体拳!】
    【这算哪门子被女儿害死,这连间接都不算!!他还好意思复仇??我去他妈的!!!】
    【草,一直跟着女儿,希望用这种方式让养父母弃养她,这个父亲恶心死我了。】
    【兰心以前也太惨了,狗屁原生家庭!!哥哥也不是个东西!!】
    商芙看着分析结束后小脸紧绷的陈兰心,忽然“啧”了声。
    陈兰心皱眉:“我全部都说了,你还想干嘛?”
    “你也没我想的那么聪明嘛。”
    话外有话,全场倏地安静下来。
    陈兰心:“…什么?”
    “你以为他们看到的杀死,是全然在旁观者视角下的判断失误吗?”
    商芙缓缓道:“西维尔通灵时之所以能不受别人影响,是因为他只能看到记忆画面,却感知不到情绪,这个类似于看图说话,容易对一些模糊画面判断失误。”
    “但共情者不是,他是可以感知到画面情绪的。”
    “他是站在洋娃娃视角,感知到洋娃娃是施虐者本身,说它好像杀死过人。”
    “这些都是洋娃娃的情绪。”
    “这说明——”商芙拉长语调:“洋娃娃内的灵魂,认为你当时的确是被它杀死了。”
    陈兰心皱起眉:“不可能,父亲打完的时候,我还在死死护着头,他知道我是活的。”
    商芙笑起来:“咱就是说,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
    “洋娃娃里是你的哥哥?”
    陈兰心的身子微微一颤。
    【??】
    【????】
    【不是,这不科学啊,哥哥不是后来还给她上药吗,怎么会觉得她死了??】
    【难道是打开门的一瞬间,觉得妹妹可能死了?然后共情者共情到了这一瞬间的情绪??】
    【估摸是,这个哥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懦弱又坏,而且是不自知的坏。】
    片晌,陈兰心摇了摇头:“不对,我当时死死护住了头,受的都不是致命伤。”
    “他不会以为我死了的。”
    商芙提示:“或许,这个杀死,并不指肉.体死亡。”
    陈兰心瞳孔微颤。
    商芙知道眼前的女孩懂了她的意思。
    她继续道:“是天真。”
    “信赖。”
    “陈兰心,”商芙道:
    “你被你哥哥亲手杀死了信任的能力。”
    【。。。】
    【stop!!我捋一下我捋一下】
    【共情者说洋娃娃体内是一个暴力血腥的人,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哥哥也知道妹妹身上的伤全因自己所起,所以发自内心认为是自己造成了这一切??】
    ...
    【我去,小和尚觉得洋娃娃既是善灵又是恶灵也有根据了,哥哥的确没杀人,但他的行为如同杀人,还是诛心那种…..而且哥哥应该觉得自己是个恶灵吧。】
    【我发现我也不能判断哥哥到底是恶灵还是善灵,我倾向恶灵。】
    【虽然我不喜欢这个哥哥,但他没真的杀过人,我觉得可以归为善灵。】
    【如果善灵和恶灵的依据仅是杀没杀过人,那陈兰心的渣滓生父也是善灵吗?】
    …
    【陈兰心被哥哥杀死了。】
    【原来“杀死”是这个意思,杀死天真,杀死信任。】
    【还记得陈兰心刚才那句话吗?之前哥哥是在欺骗爸爸,现在第一次欺骗了她。所以她之前那些原谅更像是在催眠自己,而如今,是催眠都催眠不了了。】
    【我觉得哥哥是个很容易理解的人,他本性不坏,但真的是太太懦弱了。】
    …
    【忽然懂了陈兰心为什么需要从养父母的担心紧张那里获得安全感了,连亲生家庭都如此待她,她怎么可能有安全感?】
    【陈兰心…她以后还能拥有信任这种能力吗?】
    …
    【心疼归心疼,我还是想知道哥哥在死后有什么脸跟着还恐吓妹妹的?!】
    【对啊,他嫉妒妹妹有了真心待她的家庭,所以想毁掉??】
    【草草草,拳头已经硬了!】
    陈兰心也想到了这点,她扯了扯唇角,明明是最天真烂漫的年纪,但她的眼里并没有什么光亮。
    一滩死水。
    她:“谁在那个洋娃娃里,也没什么不同。”
    “他们目的都一样的。”
    都不愿意她过得好,都想让她重归孤儿。
    “这就错了。”商芙否定了陈兰心的话。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
    商芙摊开手:
    “他其实是去帮你的。”
    - 新御书屋
    --


同类推荐: 猎艳天庭风流(未删节全本)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