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男主又被玩坏了(快穿)NPH 第二个世界47:马车取悦(慕遥part,h,慎)

第二个世界47:马车取悦(慕遥part,h,慎)

    覃与这回是慕遥亲自扶上车的,还不等她坐稳,后她一步进来的慕遥便又寻着她的手牵住,紧挨着她坐下了。
    这么黏人?
    覃与确认他脸上没有任何药物催出的情欲痕迹,那双凤眼依旧清亮剔透,越来越近地印出了她的脸庞。
    唇上传来湿润的触感,她嗅到了清新的薄荷淡香,极近距离地对上了少年的双眼:“覃与,我想要你。”
    细微的吐息紧贴着她双唇低语,少年倾身过来,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极有侵略性地逼近。
    覃与偏过头去,眼底的流光一闪而逝:“这是在车上。”
    “外面很吵,不会有人听见的。”他嗅着她脖颈里透出的温热香气,含住她小巧耳垂用舌尖轻轻拨弄着。
    这样直白的求爱的确是她想要调教的结果,但这种强硬的态度她可不怎么喜欢。
    覃与靠到车壁,彻底摆脱他的唇舌范围,深棕色的眼中柔情不再:“慕遥,我已经拒绝过了。”
    慕遥愣了愣,避开她冷淡下来的眼神,抿了抿唇:“我想取悦你。”
    覃与没说话。
    慕遥眼神黯了黯,继续道,“我知道我今天表现得很差劲,让你不开心。”
    不仅仅是因为被她见着自己的狼狈无用,更是因为他来时一路的心不在焉、甚至下车时等都没有等她。
    没有人会喜欢被忽视的感觉,他也不希望覃与认为自己不重视她。
    他从来没有对哪个女子有过如此强烈的重视,哪怕是曾经放在心上、想要娶做妻子的宋玉致。
    他非常,在乎覃与。
    可好像……搞砸了是吗?她以为他是想要强迫她吗?
    慕遥难过地咬紧了下唇,有些不知所措。
    “所以,你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取悦我?”
    慕遥转头看她,语气有些低落:“我记得,那时候你很快乐。”
    覃与眨了下眼,歪了歪头:“其实,用另一种方式取悦我我能更快乐。”
    ……
    慕遥眼睫震颤得厉害,明明是坐在柔软地垫上,他却有种如坐针毡的错觉。他看着落在鞋袜上的那抹刚从她下身褪下来的白,下意识地放缓了呼吸。
    脸颊被一道温热蹭过,慕遥顺着那搁在他肩头的白玉小脚看去,见着少女撩起的裙摆下隐匿在大腿深处的风景时,屏息着瞪大了眼,而后脸颊爆红地迅速转过头去。
    “不愿意就算了……”覃与就势要缩回的腿却被慕遥一把抓在了手心。
    他像一只熟透的虾,嗫嚅的声音都带着和他眼睫同步的震颤,抓握在她脚腕的手却异常坚定:“我愿意……”
    覃与双手撑在座椅上,往下滑了点,双腿架上他肩头,缓声道:“再不快点我们就到家了哦。”
    慕遥双手扶在她腿侧,闭着眼睛凑了过去。
    “嗯……”被他鼻尖撞到的覃与轻哼了声,那声音像是一道开关,让慕遥终于睁开了眼。
    鼻尖适才顶到的地方软得一塌糊涂,属于少女的独特幽香在这处格外潮热的所在变得越发清晰浓郁,叫他下意识想要贴得更近闻得更多。
    而此刻,白嫩小丘上芳草柔软服帖,往下是被矮峰包夹的幽谷,深粉的两瓣嫩肉像羞涩的花片,因着少女此刻敞开的腿根,隐隐露出其下的幽邃秘境。
    慕遥喉结微动,红着脸看她:“我该……怎么做……”
    覃与靠在车壁上,微微歪着头:“这应该问你,你想怎样取悦我?”
    慕遥抿了抿唇,唇缝间润上一层水光,一如此刻他眼中无措的纯稚般诱人:“我想……舔……”
    少年的舔一板一眼,最开始甚至连舌头都打着颤,贴在她嫩肉上哆哆嗦嗦地平扫着,但伴随着最初的试探期过去,他的动作变得顺滑,连舔弄的力度也在不自觉变大。
    不知道是不是覃与的错觉,她今天好像格外敏感,连这样毫无技巧的舔弄都让她身体发起热来。
    她看着腿间越舔越找到窍门的少年,在他舌面压过冒头的蕊珠时低低抽了口气。
    慕遥愣了愣,试探性地在那点硬实上着重舔弄了几次,在听到覃与变快的呼吸声时,张嘴含住了那一小块,用双唇慢慢抿着。感受到唇间那点越抿越硬后,他终于没忍住重重吸了一口。
    “呃啊……”覃与腿根抽了抽,小腹一紧,只觉得下身一股热流缓缓淌了出来。
    慕遥痴痴地盯着覃与微皱着眉的脸,只觉得此刻的她和温泉那夜记忆中的她终于缓慢重合起来,还在不断扫弄的舌尖尝到了一点其他的味道,湿滑,带着一点点涩和腥甜。
    很奇怪的味道,但混着少女自带的香味后,又变得让他有些上瘾地想要再尝更多。
    于是舌尖向下,来到花瓣之下掩映的洞口勾卷起更多水液送进喉咙,就着覃与泛起红晕的双颊咕咚咽下。
    她看上去很快乐。
    慕遥心中鼓噪起一层又一层甜蜜,这让他的舔弄越发放肆大胆。为了舔到更多水液,也为了不错过覃与面上的每一个表情变化,他双臂托起少女柔软臀部和后腰,让她几乎半坐在他脸上,并张嘴堵在了秘道径口,舌尖往更深处戳刺。
    “哈……”覃与揪紧座椅上的毛毡,微扬着颈发出愉悦的低吟,“不……不行了……”
    身体敏感得不行,下方甬道急剧收缩,试图缠住戳刺进来的舌尖,体内涌出一股又一股热潮,全被那张嘴大口大口地吞咽下肚。
    覃与缓慢掀开潮湿的眼睫,便撞进慕遥那双痴迷专注又光亮异常的眼。她愣了愣,有一瞬间仿佛看到了从前的宴倾。
    恍惚也不过一瞬,她很快意识到他眼里这份炙热的光亮是什么。
    ——占有欲。
    由爱而生的,占有欲。
    慕遥舔了舔唇,支起身凑近她,刚想说话就被覃与从嘴角揩下一抹红色。
    “血?”慕遥瞳孔一缩,迅速俯下身去查看,果不其然见着她下身缓缓淌出的血迹。
    覃与皱了皱眉,难怪这几天胸口胀得厉害,方才身体又那么敏感。
    她按住慌张的慕遥,掏出帕子交迭着垫在身下:“别紧张,是癸水。”
    慕遥面上紧张半点不减,急急询问她:“痛吗?需要去医馆吗?”
    覃与将人拉回座上,取了另一块干净的巾帕沾了茶水替他擦掉唇角下巴处还残留的红痕:“不痛,也不需要去医馆。”
    慕遥握住她空着的手:“可是那么多血,你不难受吗?”
    他想到刚才自己舔弄那处时覃与快乐的表情,又问道,“我再帮你舔一舔,好不好?”
    覃与呼吸微顿,眼底情绪一深。
    他大概不知道顶着这样一副表情说出这样色情的一句话杀伤力有多大。
    “好喝吗?”覃与抚上他面颊,声音轻得好似从云端飘来。
    慕遥被她眼中潋滟的波光晃得目眩神迷,舌尖似乎又传来适才吞咽过的滋味,那点独特的甜被无限放大,竟让他开始无意识地分泌出口水。
    “好喝。”只要是你的。
    还带着一点湿气的发丝水一样穿过指缝,重新落回少年后颈,然后沿着他肩头滑落,扫过她大腿内侧,带来些许的痒。
    覃与垂眸看着埋首于腿间细致舔弄的少年,感受着他舌尖温柔的沿着细缝来回,心底的情绪一点点沉淀。
    欢迎踏进爱情的陷阱,我的金丝雀。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调教呢?整个过程都特别愉快呀~
    男主要进化了,嘻嘻嘻
    --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穿书之莫妍【简】(高h,np)长日光阴(H)推倒娱乐圈 (NPH)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