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首尔的月亮(韩娱np) 黑暗时刻

黑暗时刻

    今天在南韩出道
    黑暗时刻
    “你换个地方住吧?”
    朴善花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这样惊慌失措的样子,怎么会突然要赶她走呢?她以为自己的生活已经安定下来,她离开这里还能去哪呢?
    吴在雨低着头看不到表情,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和我一起住吧。”
    她没有回答,他忍不住抬起头,善花笑着眼泪却是流了满面。他不会安慰,往她碗里夹了块肉。
    没有婚纱,没有婚礼,她穿着那条他送的白色裙子,两个人在领了证件之后第一次在外面吃了顿饭。这就是结婚了,这个人就是她要相守一生的人了。
    “没关系的,你真打就行。”
    对于敬业的刘亚仁来说是最大的一个挑战就是家暴戏份,之后大多数都会用拍摄技巧来假打。可是这一场扇耳光的戏,崔灿宇要拉到近景,想要好的效果几乎不能作假。他害怕自己一投入进去就会下手太狠。
    “真的没关系,如果你打得太重我后面还可以不用化妆了!”
    崔灿宇自从刘亚仁进组就乐得清闲不管她了,几乎两个人的合作都是他们自己商量出来的,之前还锱铢必较的导演一夜间就变成了放养模式。
    刘亚仁不知道崔灿宇之前是什么样的,崔莺儿却是真的解放了,刘亚仁也很专业但怎么也不会像崔灿宇那样一点面子都不给的骂她。
    “放心吧,我真的没事!”
    从今天一开始准备的时候崔莺儿就一直给他做心理安慰,她甚至要求不要用技巧的收力就做最真实的。
    这个姑娘是有受虐倾向吗?
    “快点过来……”
    “浪费我的时间就是谋财害命!”
    崔莺儿接过导演的下半句,这句话已经成了他最标志的句子。几乎全剧组都会模仿,但要论最像的,还得数崔莺儿。
    崔灿宇看着她那张饱含了嫌弃和不耐烦再带一丝丝不屑与他如出一辙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今天戏份要是搞砸了我绝对放不过你。”
    是一场床戏。
    崔灿宇对于描绘情欲的偏好一直是隐晦的。
    “只有在看不清的时候看到的情欲才是最迷人的。”
    崔莺儿恍然大悟地点头,其实她没懂。
    可是刘亚仁懂了。
    一张吱吱呀呀的木床,旁边还围着一群工作人员在帮忙摇床。虽然穿的严严实实,她还是羞红了脸。
    镜头只拍摄两个人胸部以上的样子,崔莺儿因为害羞而红透的双颊正好可以被理解为情欲的潮红。刘亚仁的大手将她的手腕锁在头顶之上,她咬着下唇默默承受着这一切。
    “哼……哈……”
    刘亚仁逼真的喘息更让她窘迫,她扭过头去脑子里乱乱的。
    要不要回应一下,可是好害羞啊,不回应的话又很假,她可不想再来一条了。
    “快一点……嗯”
    因为她妖精一般让人骨头都酥掉的声音刘亚仁和吴在雨一起睁大了眼睛。他答应了她的要求,甚至掐住了她的脖子。崔莺儿有轻微的呼吸不畅,她心跳的更快有些慌了,这是剧本里没有的啊?虽然她刚才也是即兴的表演,但她也害怕两个人的即兴会真的惹怒导演。
    不一会儿刘亚仁就闷哼出声,崔莺儿不知道这么快就结束也赶紧娇吟一声配合。
    “Cut!”
    她已经在做再来一条的准备没想到崔灿宇却难得的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崔莺儿才感觉到刘亚仁还在喘息着,自己只用躺着,他应该真的挺累吧。她同情地看过去,刘亚仁却以最快的速度背过了身。
    嗯?怎么会这样?不过这也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吧,要理解,要理解。
    “那个,你要不要休息一下,解决……”
    他迅速点头,瞬间溜走了。崔灿宇有些抓不到头脑,这是怎么了?崔莺儿得意的小脑袋一晃一晃的,果然,她在喜欢女人的那些人眼中还是很有魅力的。
    刘亚仁一个人坐在初春微冷的风里穿着T恤还喝着冰水,想要把心里和身体的燥热压下去。可是耳边还一直反复播放崔莺儿那句“快一点”。
    要死了。
    不过接下来这个“快一点”就彻底给他喊回魂了。
    “还不快点过来!浪费我的时间就是谋财害命!”
    这回是正版崔灿宇的怒吼了。
    投入投入,他是敬业的演员。
    “你不是处女吗?”
    朴善花还没有从刚才的高潮中回过神来,吴在雨看着她的身下发出了来自深渊最冰冷的声音。
    她好像还没反应过来,涣散的眼睛转了过去,吴在雨有跨坐在她身上,这次却不是因为情欲。
    “啪!”
    他又快又狠的扇了一巴掌,朴善花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他好像也愣住,不过一会儿就解冻了。
    “是谁?”
    “第一个男人是谁?”
    他每提一个问就以同样强劲的力度扇一巴掌。凭什么他是第一次而她不是?凭什么他只爱过她而她不是?吴在雨心里对她占有的欲望淹没了所有理智。
    “你是谁?”
    “你是做什么的?”
    “你是婊子吗?”
    “是卖的吗?”
    朴善花呆呆的,眼睛里除了惊讶没有任何情绪。
    他冷静的质问,没有狂怒只有深不可测的阴霾。最终她的脸已经肿得老高,嘴角也流出血来。
    吴在雨停下了,倒头就睡,没有管受伤的新婚妻子。她看着天花板的眼睛空洞洞的,好像懂得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理解。
    “Cut!收工收工!”
    “没关系吧?”
    刘亚仁立刻就扑了过去询问她的伤势,不知为何,他在那一刻心里也被莫名的占有欲弄昏了头脑,下手比他之前所想重了很多。
    崔莺儿勉强笑笑,这会儿只想赶紧让医生给她看脸,可能是一件不太专业的事,她的确开始害怕刘亚仁了。
    “可能要五天才能完全消下来。”
    她的皮肤本就娇嫩,同样的力度放在大多数人身上都不会肿成这样。
    坐在一旁的崔灿宇点点头,转身和工作人员商量着接下来要怎么安排戏份。
    “你就这么不会心疼演员的吗?”
    “这样的伤痕比较真实。”
    崔莺儿就知道他会这么说:“我26号还要参加百想。”
    他终于露出一点担忧的神色,面对医务人员道:“三天基本能消了吧?”
    “还是会有些痕迹。”
    崔灿宇思考的时候习惯叉住手两个拇指不停转动。
    “被人发现的话算是剧透。”
    崔莺儿也知道这一点,吴在雨不善言语害羞男孩人设的瞬间崩塌是电影中一个比较重要的高潮。如果因为她剧透了,刚才所受的真实巴掌也算是白受了。
    “我知道,我不会说是因为电影的。”
    崔灿宇请的医生果然有一说一,26号的那天没有同所有人期望的那样,她的脸还是肿得连化妆也难遮住。
    “Kate姐谢谢你。”
    她知道化妆姐姐已经尽力了,如果不细看的话还是可以隐藏住的,只能期望今晚不要有太多镜头怼到她脸上了。
    但怎么可能呢?
    虽然崔灿宇给她选了一条Saint  Laurent最基本款的黑色长裙,她一出现还是无数闪光灯在等待着。
    一个出道不到一年的爱豆,靠着411万票房的主演电影获得百想最佳新人女演员提名。
    爆点太多,她一出现就是话题。
    知道这时候遮遮掩掩反而更引人怀疑,她索性大方的挥手致意。
    没有永远的媒体宠儿,她美丽的笑容不能让他们遮住探索的目光,一旦发现了黑点你笑得再灿烂也没用。
    百想最佳新人女演员提名者Ian被掌掴。
    人家都说字数越少新闻越大,现在所有人都在盯着期待“提名者”这三个字的消失。
    “最佳新人女演员——”
    “《建筑学概论》崔莺儿!”
    这是崔莺儿第一次获得电影方面的奖项,此刻却只道它来的太过巧合。这一场及时雨下的,她整个人都淋透了。
    媒体等到了:百想最佳新人女演员Ian被掌掴。
    因为崔莺儿没有回应,网络上各种各样猜想很多。有说她惹上黑社会的,有说队内不合的,有说公司对她不满的,甚至最离谱的,说她被性癖特别的大佬包养。
    她不对外界澄清,但在第一时间就把真相告诉了朋友们和公司。
    SM针对此事件发表申明,外界猜测均不属实。
    公司也没有澄清,外界更加捕风捉影,朋友们知道真相,但看着铺天盖地的恶意揣测心里当然还是不爽。
    不过是一点伤痕,落在媒体的放大镜和好事者眼里就成为了一个无辜女人的罪证。在他们看来,她出道以来获得的所有成就这下就都被解释了,包括所有的一位,包括获得的资源,甚至包括她第一次获得的最佳新人女演员奖。
    成员、她的朋友以及她所合作过的一些演员纷纷为她发言,可是无一例外都受到了攻击。
    战况最惨烈的是朴宰范那里,他言辞激烈,几乎一整天都把时间都花在diss网友上。担心她被他连累,他打的旗号不是Ian的朋友,而是由他之前被黑的经历来抵制这件事。
    “你要耐心等,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就会忘了,等到我们电影上映就可以翻盘了。”
    崔莺儿点点头,面对这件事她比大多数人想象得更坚强。她太知道现在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之前走的太顺畅的反噬,从决定要出道她就没想过会一直顺利到头。
    “我知道,又不是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能盯着看。”
    舆论这种东西经久不息,但从不会只在一个人头上停留。她知道这是因为赶上了百想奖,又是她的第一次风评被害大家才会这么兴奋。
    总有结束的时候,她也期待着,电影播出翻身的那天。
    崔灿宇还说始作俑者刘亚仁才是真正坐收渔翁之利。吴在雨复杂感情中那点对朴善花隐隐约约的愧疚,也因为这个事件被刘亚仁展露的刚刚好。
    他们不再和之前一样形影不离,两个人无意间在结束拍摄时都会远离对方。
    这个状态是最好的,因为黑暗时刻来临,两个人陷入自己的黑暗,不可能看清对方的样子。
    --


同类推荐: 苍狗长风(伪骨科 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男配多多(完结)我的校花姐姐白洁工作随笔日记反噬(西幻 人外 NPH)好色小姨改造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