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共生毒 三、死夜

三、死夜

    三、死夜
    邱品珺,是我的本名。
    市立高中二年级的资优生。
    长相甜美、成绩优异,有人人称羡的异性缘,却又不会招来同性的忌妒,可说是才貌兼具的完美女孩。
    那些将我捧为万人迷并赋予完美称号的种种称讚,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虽然我个人不讨厌受人抬举,但也不认为一切该是理所当然。
    纵使那确实也是我刻意包裹在外的形象。
    没有人不喜欢受人称讚,我甚至认为,所谓的谦逊不过是人类需要在群体社会中生存下去的「作为」。
    不过,我倒是还蛮喜欢被称作「聪明」的女孩子的。
    虽然现在崇尚两性平等,女性地位也跟过去有所不同,但歧视与物化还是时常出现在眼所能及之处。即使我还没进入职场,但在学校这小型社会就开始能感受出男女之间的差异了。
    每次一想到脑海里异性垂涎的眼神投射在我身上时,都会不禁令我感到嗤之以鼻;我能理解那是生物天生受基因驱使的本能,嗤之以鼻则是本就「近乎」身负「吸引力要件」的雌性对「被物化」的抗拒,继而使雌雄在社会化上有着不公平的差别待遇。
    不过就理性面上,我认为凸显各自雌雄特性上的表现其实是公平的,所以天生的男女生物面向,是最不该用在探讨平均两性权力与责任的说词。
    仔细想想,即使人类常说不要重蹈覆辙,必须拋开错误的歷史,才能有崭新的未来,但这种有如精神论的论点,却又跟现代人被过去传统思想堆叠而起的堡垒產生强烈矛盾。
    我知道没有过去就没有现在更不会有未来,但人是永远学不会教训的生物。
    老鼠也知道暗道走多一定会碰到陷阱,所以才会有杀不完的鼠害。好吧!把人跟动物相比确实不宜,但人就真的非得跟动物相比时,才会晓得自己跟牠们有所不同或根本相同。
    讲多了。现在的我再次以第一名之姿写完考卷,趴在靠窗的座位桌子上,俯望蓝天白云下的操场情景。
    学长也在,他奔驰在艷阳高照的跑道上,是一位虽然称不上喜欢,但确实在我内心佔有一席之地的男孩。或许就是因为他的完美,才让我对他这么有兴趣呢。
    看着学长就像看着自己一样,他是我的对照,镜子中的另一个自己。
    他的完美是眾人所认可。他的人格魅力几乎与我相同,所以我才想深入探讨那完美外衣底下面貌,可能我也想在这之中找出一些对方不为人知的缺陷吧?
    我不是想陷此人于不义,只是好奇,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同学跟爸妈眼中的完美女孩时,他们会是什么表情?假如学长在完美外衣下其实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时,又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老实说,想到这些我就不由得感到兴奋、全身颤抖。
    我不认为自己存有某种病态价值观,不过一想到此,便感觉自己其实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这使我感到真实。
    我不是超凡脱俗的神仙,只不过是被人类的丑陋、劣根性、傲慢、矛盾等复杂认知塑造出来的希望形象罢了。
    一直以来,我们都被习以为常与光鲜亮丽的事物所矇蔽,而在名为邱品郡完美的梦中,只要我一入睡,就会被带到「那一晚」的记忆场景,届时我那想抹去的另一面便会出现。彷彿那个过去、那晚当下的自己,所体验到、感觉到、察觉到的一切,才是真正的我。
    那一晚正是赖叔叔带回姊姊的夜晚。没错,邻居们日后广为流传的「正室争夺战」的那一晚。
    这一晚的「梦」可说是我内心深处的秘密,只是爸妈却也是唯一知道我那晚所看到的场景并非是梦的知情者。
    也因为隔天晚上爸妈在客厅里的对话,才使我察觉那是真实发生的事,而非梦境。
    他们知道我前一晚看到了什么。
    姊姊消失后的隔天晚上,我因内急起床上厕所,就在我好奇客厅为何还亮着灯,穿过走廊时,我听闻母亲歇斯底里的哭闹,父亲也难得上演情绪化的反应,因此,我竖起耳朵想要偷听他们的谈话内容。
    谈话内容令人吃惊,只是我没有听到最后,因为当时我突然一阵太阳穴抽痛,最后只能像夹着尾巴的狗儿跑到爸妈房间,翻出并吃下母亲一直放在抽屉里的「药物」后回房入睡。
    只是当时我没有注意到,当下食用的药物隐约有着与赖叔叔身上同样的气味,腐臭与菸草烧焦夹杂在一起的味道,并且食用有一股飘飘然的迷幻感袭来,整个人宛如腾空飞起一般。
    而隔天一觉醒来看到被自己丢在床边的药包后我才明白,原来昨晚也不是梦境,是再真实不过的现实。
    正室争夺战与父母对谈的两个夜晚,两个秘密阴错阳差的出现连结,如今想起来真是格外讽刺。
    父亲与母亲隔天夜里的焦躁,夜半邻居围墙后传来的金属与软土接触的声响,以及当下身后深沉的脚步声伴随鼻息间的冰凉感袭来后的昏迷,挥散不去的尸臭味,还有……裸露在土堆之上的那隻苍白纤细的手。
    那是姊姊的手。
    姊姊与阿姨争吵的声音就像隔天晚上母亲发出的那阵歇斯底里,最后突然安静。
    那一晚,姊姊被埋入土中,即使我年纪还小,但也看过不少书籍跟电视节目,推断也只有死人会被掩入土堆之下了。
    所以在那之后,也就是父亲常带着我钓鱼,一起共享秘密的那段期间,我内心其实都在偷笑,他所说的「姊姊是因为吸毒过量,意外被车撞死」的传闻不过是个骗小孩的谎言。
    而那晚鼻息间的冰凉感、那股味道,致使我昏迷的东西即是酒精。
    另外,用它迷昏我的正是母亲,而父亲也是我目击姊姊被埋入土中后,致使我陷入昏迷的共犯。
    之后,他们两人果然不再谈论到那一晚的事,也告诫我不许再提及。
    至于母亲迷昏我这件事,是直到我上了国中后才联想到的可能。
    虽然在那之后我没有因一场「恶梦」就报警,估计那时才小学二年级的我即使想要向警方坦承,也会被双亲阻止或不被採信吧?但警方仍在姊姊失踪不久后找上门来。问的当然是我们近期是否见过对方,或是过去与死者的交集等等……
    记得警察拜访是在姊姊失踪后的第四天傍晚,该天正逢假日,我首次与父亲带着两篮大丰收鱼获回家的时候。
    而在老爸被问话同时,我的眼角馀光则看到了那天晚上,那道拿着铲子埋尸的其中一个身影,杀害姊姊的嫌疑犯。
    但当时的我却不敢转过头去与她对视。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颤慄」。
    那几乎要将我压垮在地,使我全身冷汗直流的压迫感令我感到性命遭到威胁与监视,在警察面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个女人的身影就站在隔壁白色楼房二楼的窗边,是赖叔叔的正室。
    我看见赖阿姨躲在红色窗帘后方,只露出半张苍白脸孔,将冰冷、空洞与恫吓融入望穿我背脊的目光,彷彿在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那一天,我感觉「死亡」离我好近。
    --


同类推荐: 猎艳天庭风流(未删节全本)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