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共生毒 十九、无果之梦的结局

十九、无果之梦的结局

    十九、无果之梦的结局
    当初终曲的表象圆满,实为埋下引子的未完待续。彼此祝福的结局没有迎来美好的冀望,仅有各自平行的独奏,用着伤痕累累的手指,拨动冷硬的琴弦。
    我以蛛丝代弦弹奏悲欢交织的命运,自甘堕落又自怜自艾;我一时的感性遗漏置若罔闻的不谐和音,直到它从细小的火星变成怒火燎原。
    四年后的现在,学长应约而来,炙热焰曲却也随他而至。
    在第一阵爆炸声与人群的哀号尖叫自医院某处传来后,我心中的不安快速成形,隐隐作动的预感爬满全身神经,而后它攀上我的脑随带来某个人于过往记忆中残留的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孔。
    那张四年前最后留在荒庙中遗憾、不捨、无奈与悲痛的脸孔,一名名字为李仪贤,大我一岁的同校学长的当下神情。
    他也是因果所带来的命定之人,愿意守护与为我付出的忠诚骑士,更是最后从蛛网上逃脱的特例。
    不,其实学长的结局并不适合以「逃脱」来代称,它也不是我故意放跑的猎物,是我一时在感性与人性的化学作用下所「遗漏的伏笔」。
    它更像可有可无的存在,意即即使这个伏笔哪天突然带着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它也不会被称不上意想不到,顶多只会使我產生「原来会这个时候出现啊?」、「原来会变成这样」的恍然大悟。
    这是种刻意吗?或许更像种随意吧?任何的随意其实多少参杂着一丝期许,只是因为当下各种内外在的条件限制与无奈才造就了随意的作为。
    就像男女情爱一样,往往在曖昧模糊的时候最令人感到甜美与魅力,又因为有时正是某方或双方对于这段感情跟自身因素的不确定,所以才愿意自我催眠般地继续保持下去。
    是呢,谁叫清醒往往伴随着痛苦呢?至少在曖昧模糊的阶段就如同吸食大麻或吗啡般的迷乱感。
    一旦结局明朗、意识清楚后,就会戒断症的发作,将过往逃避的代价反馈回自己身上,这时候就算藉由更多的自我安慰与催眠,也只是换来更大的苦痛罢了。
    我跟学长的结局并不圆满,这点我一直都没有忘记。
    时间是最佳的解毒剂,情爱仇恨,甚至是世上万物都会被时间稀释,沦为不值一提的事物。就像我对祖父的仇恨也是如此吧?就看是时间先稀释掉我的仇恨之心,还是藉由他生命的告终来使仇恨剧谢幕。
    可是受毒物蛊惑之人是不会因为解毒剂而停止对毒物的依赖的,无可救药的日常与人间的贪嗔痴诱发的「毒癮」是直到死亡之前都不可能戒除。
    所以沉溺于情爱肉慾之人会一再地浸淫其中,沉溺在权位金钱之中的人也会一再的无法自拔;理所当然,沉溺在愤怒与仇恨中的人,也会因为自我毁灭式的颓丧反而感受到自我。
    只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因素沉溺在「毒癮」中都势必有个欲追寻的人事物。沉浸在自我毁灭的颓丧之人,对他们而言,无法实现的理想与永无止尽的嚮往反而会更添这棵毒株的魅力。
    为了「无法如愿」而活,继续沉沦在无果的不安与期待,如此一来才能显现过往的付出有着价值;那些价值是能够自我安慰代表自我的全部。正因为始终都在追求无果的路上,所以过往的经歷跟时间变得更是弥足珍贵、独一无二,珍贵无比。
    对于无果的追求是建立在不自由上的自由,更具有未知随意的玄幻感。正是无从掌握,才有天马行空的冀望。
    然而,一旦从这趟无果旅程中清醒过来,前所未有的剧烈痛苦将会把我们推入地狱。业火灼烧是戒毒的过程,至此,自己再也无法回归梦境,也不愿回归现实。
    最终真正获得解放的情感、怒火、仇恨会转变成侵蚀身心的剧毒,迫使你不得不向外宣洩,从外部求得解药。
    届时,现实的时间会再次转动,自己的时间反而停驻了,除非解开内心那道结,否则自己将不成人形也无法前进。
    时候已经到来,我和学长都必须从无果的长梦中清醒。四年前以祝福为名展开的全新梦境已然收束,毒株已成毒果,它从模糊浪漫的伊甸园掉落,只是最先捡拾起它的是学长。
    学长踏过四年来的失落与颓丧铺设成的康庄大道,从自我毁灭的浪潮中上了岸,想必他早已发现祝福底下的谎言,只是始终无法从我们两人始终会走到一起的冀望中醒来,最终期待与现实交错出如鲜血喷溅的炎,令他堕入双亲曾走过的修罗之道。
    我得承认是自己铸下这样的过错,即使呈现的结果与时轴仍令我感到讶异。
    曖昧模糊的自由、双方最好的安排不过也是我一厢情愿的认为,这是自以为是的我应该迎来的结局。
    这样的结局是在名为「郭品郡」的我所写的剧本中会出现的「终幕」。
    而终幕之前会先歷经「无果之梦」的章节,终章则是「回归原初的蜕变。」
    在这个章节我也将如之前所提到的,「我」会销声匿跡,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
    随着院内各处传来更多的惨叫哀号、火光爆炸,我明白自己已无法逃脱,学长正是为了将我困在这座业火灼烧的城寨才将炸弹安置在各处的。
    他想要逼我现身,这是场有计画的引蛇出洞作为。
    我很快在混乱中掌握现况,当然也熟知这间医院的任何逃生通道,所以更加明白学长将炸弹安置在这些地方的用意。
    火舌与无力的院内灭火机制在医院长廊制衡,我跨过随处可见的尸骸,还有怵目惊心的血池,如同走在与学长同样置身的修罗道上,冷眼旁观这座人间炼狱。
    我在某个楼层撞见那些我所熟悉的护士、医生、病人,甚至是郭家的亲族,他们有些奄奄一息或靠或坐的在各个角落,又或者成了一具可怜的尸体,不然就是惊骇的拉住我问我要前往何方。
    面对他们,我只能装作惊慌失措的模样,指出这间医院已经哪里都不安全,当个称职的院内实习人员,指引他们前往可能安全的地点或是在原地稍安勿躁。
    有不少人拉起消防栓跟灭火器协助灭火,过程中我也会协助,然后我会很自然的离开现场前往下一个混乱的地点。
    就这样辗转迂回,我终于来到那最初也是最终的舞台,医院大厅。
    医院大厅桌椅东倒西歪,天花板与日光灯因爆炸而掉落;周遭被火墙与浓烟环绕,许多人躲藏在作为掩体的各处。
    唯一能够逃出生天的出口被坍塌的巨石钢筋给堵住,零碎火星于上头窜烧,儘管洒水器没有辜负自己的本分,但仍是效果有限。
    在这里我总算见到了那个男人,一道纤细高挑的身影柠立于火环广场中央,无言仰望着已不再富丽堂皇的天花板。李仪贤学长已等候我许久,那裸露在全黑装束外的苍白脸上勾勒起嘴角。
    「好久不见,品郡,这身打扮很适合你。」
    是熟悉又陌生对比四年前显得乾涩低沉的嗓音,学长双颊与眼窝凹陷,唇瓣乾裂,黑眼圈与乱发让他更像遭到弃置的娃娃。
    他双手插在连身帽t的口袋中,看起来十分从容。
    「学长,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哦?你似乎对我的出现不怎么意外的样子。」
    见我没有表现出预期的反应,学长嘴角随即下撇,用财狼般的锐利目光紧盯着我。
    「也是,反正今天这样的结果大概也在你的预料中吧?你这魔女。」
    听闻对方呼出的关键字我感到不以为然,但我得承认曾经的骑士出现这样的转变着实令我心脏微微刺痛。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这就是你四年来苦思出的答案吗?你也走上跟你父母──」
    「闭嘴!郭品郡,别提到我的父母!」学长激动举起右手指向我,咬牙切齿。「真是悲哀,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苦思的结果,也只不过是如你剧本的安排!这几年来你还过得真风生水起啊!你现在也算是半个公眾人物了吧?」
    对此我沉默以对,同时冷静观察四周情况,浓烟已经越来越密集,消防警笛也在逐渐逼近,显然现在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在与时间赛跑。
    「说话啊!郭品郡,逃回你的家族很安全又舒适对吧?你打从一开始就这么决定了吧?决定跟我切割,好让你可以在受人保护之下不受到我的骚扰。这还真是绝妙的应手,而且是这么赤裸明显,只有那时候被爱情冲昏头的我才没有发现!你竟然连自己外公都计算进去了,你这该死的魔女!」
    踏乘业火而来的骑士激动得全身发抖,犹如深怕我忘记自己的罪孽般,再次呼出代表邪恶的冠名。
    这样反覆呼唤的结果,加上字里行间所提到的那关键字词,终于触发我身上压抑许久,那无关人性的兇恶。
    「确实如你所说的那样,任谁都无法逃脱我这个魔女所结下的蛛网,你们至死为止都将成以『郭品郡』为名的命运玩物,恐怕连死后也会为我所用。」
    浓烟已在这期间瀰漫大厅,现场旁观这场演出的观眾惊骇逃窜,成了火与烟迷宫中受困的穷鼠。这些涌上我全身的痛苦、不幸、恐惧与灾厄使我的呢喃转为癲狂,狂喜高亢的嗓音成为炼狱的促音;我嘴角上扬、张开嘴巴,自喉腔鸣唱出尸横火燎的安魂曲。
    大厅各处传来倒塌声响,火舌窜烧的炙热劈啪作响,然而我与那个男人之间就像处在脱离现实的虚空。
    现场能见度已经使我看不清学长的身影,那苍白的面容被浓烟吞噬,就此我短暂的亢奋平息下来,重新变回凡人并全身瘫软了下来。
    我跪坐在地、目光无法对焦,呼吸凌乱,然而嘴巴竟无意识般的喃喃低语,宛如对这一切发出迟来又偽善的弔念。
    「不……学长,被爱情冲昏头的不只有你,我想我也是吧?就跟我的两位母亲一样,只是……我不想像她们一样牺牲所有。不……如果不想要牺牲,那一开始就不该拥有,是不是这样就好了?如果我们不是这样的关係,在背负这样的因果下相遇,或许……或许,对于牺牲……也将会是心甘情愿吧?」
    意识逐渐模糊,眼能所及的视野也逐渐缩小,我的身体脱离了自己的掌控,整个人彷彿置身毫无生息的虚空之中。
    可是,如此脱离掌控的感觉反而使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解脱感,飘然游离的精神卸下了所有束缚,茫然间,我眼前掠过那些所有与我有过交集的人们;编辑、记者、警察、朋友、亲人,然后一股温暖将我包围,下一秒我透过由透明遮罩建构而起的保温箱中,在这最初保护我的「人形茧」里懵懂好奇的环顾周遭,只是这次我闯入了平行时空中,看到了一对健全的男女笑看着我。
    这个时空中没有谎言虚构的城堡,也没有所谓的医院恐怖攻击、深夜埋尸与侵蚀身心的毒,我会像个正常的小孩一样成长茁壮,跟同龄的少年少女随着长大成人才踏入阴惨现实的社会。
    但在这个时空中我不会怀疑那些环绕在我身旁的美好,至少在尚处懵懂阶段我只会为了放学后要与同学去哪游玩而烦恼,跟家人晚上要聊些什么而期待,面对自己所暗恋之人该如何以更有趣的相处而焦躁。什么生与死、威胁与毒品都会在遥远的那一端,最后普普通通的过完人生,下次睁开眼时又会是在一个陌生场景。
    ──无果的结局,留下无数的遗憾,把握住那些微小稀有的幸福与美好,最终在感叹跟释然中死去,这才是圆满的人生吧?
    「来生,我将在何处?是能够拥有幸福的人吗?」
    弥留之际,我流下泪水,将这疑问化为遗言,也作为「郭品郡」人生的休止符。
    「我将销声匿跡」的章节以到末段,定义了郭品郡这个魔女的短暂一生。
    我往后倒下,然而却没有如愿,有一股力量将我拥起,拥我入怀之人并于耳旁低语。
    那是我所熟悉又陌生,略带乾涩的低沉嗓音;背对火光的业火骑士温柔笑看着我,同时把某个东西放到我手上并紧握。
    然后随着他脱口而出的最后一句,白光乍现。
    「说什么傻话,人不会有来生的。」
    --


同类推荐: 猎艳天庭风流(未删节全本)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