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女色 第四章/走神

第四章/走神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接下来要问一个有点失礼的问题。」
    「你昨晚问过了。」
    白之璟迎来了美好的早晨,嗯,并不是说她没有这么预期过,但跟那可不一样。首先,因果之间的关係在她的观念里总是很分明的,像一刀切下的苹果,一半属于另一半,相互契合。
    「为什么......」
    果的部分,她可以感觉到半场熬夜对她带来的影响——言语含糊、眼眶酸乏且脑袋随着清醒的时间越长,越发昏沉。而盛小姐除了卸妆后更显清秀淡漠的气质以外,居然没有更多疲惫的神色,只是抿起一抹满足的微笑,在双人床的另一头听着她的问题。
    「为什么是恐怖片?」
    没错,恐怖片。想过各种盛小姐在靠过来后的可能性,她们能够走上的路。白之璟就是没想到这个。
    能陪我吗?
    先来谈昨晚的因。
    望着女人勾起唇角,白之璟的心尖上莫名躁动,胸腔里彷若燃了把火,瞬间要把阻碍激情的理智燃烧殆尽,直至解放一般的荒芜。她们私底下的感情生活或许都颠沛流离,有着自己的问题终得要处理。好。但白之璟深呼吸了一口气,兴奋使她的语调几乎有些颤抖,眼底是盛小姐的样貌和无名的花火纵横交错。
    因为答应了她呀。
    所以当盛小姐邀请她过来卧房里时,白之璟压根没有半点优柔寡断,纵然颈子上还有股微微发疼的束缚感。
    「等等。」
    盛小姐的卧房里有壁掛式电视,这可能很寻常,谁都偶尔会有想听点声音入眠的时候——然而,萤幕上现在选取的画面可是不太一般。她挑起眉,有些疑惑地看着上头映着一行「鬼关灯」以及跟那片名显然相符的电影图示。白之璟又看向女人,她的表情居然平静得理所当然似。
    「......我不是要冒犯你的意思,但你是认真有这种恶趣味吗?」
    盛小姐并没有坐下来,只是侧过身在诺大的衣柜里翻找着,樱桃木板门掩过了她的身子,剩下声音理性地传了过来:「你不喜欢电影吗?」
    「也不是——」
    「那就是,」
    她向后站了出来,关上衣柜门,双手抱了两套衣服,望向白之璟的眼神有些不安。
    「不喜欢我囉?」
    天啊。白之璟的耳根更加燥热了,她别开了视线,试着想出一些好点的句子来回应女人总是直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话语。倒也没有忘记得先迅速摇摇头否认着,深怕被请出去。
    「那就没问题了。」
    白之璟听见她松了口气,于是尷尬地重新对上了她的眼色,没想到女人正好露出了忍笑的表情,迷人得让人难以招架。不行。当白之璟接过盛小姐递来的睡衣时,脑袋里闪过这小小的声音。她是舒亚的姐姐呀,唯一的就是不能动心。
    「......你不会是不敢一个人看恐怖片吧?」
    而盛小姐的侧顏依然精緻浪漫,就算因为弱点被揭露而僵住时也一样,不对,这应该也算是兴趣。这一切不是挑逗,但看起来又是那么地像,白之璟在她自然地撩起衣襬时又识相地别过脸,从现在开始假装什么都不懂。
    「两年了吧。」
    盛小姐从容不迫地穿上靛蓝色的露肩缎面睡衣,如此回道,一边调整着肩带。
    「我想看的恐怖片累积了两年,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看完。」
    讲得很稀松平常呢,盛小姐。
    「我真的没想到这个。」
    「嗯?」
    「呃,要一边看恐怖电影的这一小部分。」
    白之璟也认命地换上了衬衫式的黑色睡衣,这才又恍然,身上的香味是属于舒亚的。而盛小姐的目光一点也没有在她的身上苟留,坐在床边开始按起了遥控器,微蹙起眉头的正经模样太过了,落在她的眼底有些可爱。
    「电影就是我们今晚的主要行程不是吗?」
    「什么?噢——我是说,没错。我也不晓得为什么我会那么说。」
    明明白白的,毫无灰色地带。白之璟被自己先前的想像催红了脸,只得以吞吐地以最高规格装作没事。而她也晓得这在她的脸蛋上是很明显的,像块烧红的铁。但的确,盛小姐并没有那么说,并没有说邀她过来家里是为了共度春宵然后放着恐怖电影当背景音乐——好吧这种假想讲出来更荒唐。
    她希望盛小姐是真的如外表般什么都不在乎,才不会识破她这些愚蠢的心事。
    「好了,过来吧。」
    白之璟抬眼一看,萤幕上是女人的电影收藏资料夹,从鬼关灯到厉阴宅系列电影,连长青的夺魂锯系列也佔有一席之地。她打了个冷颤,而盛小姐正脱下毛绒的室内拖,露出了裸足,虽然没有抬眼,白之璟也看得出她低着头开心地微笑着。
    你说得对,盛小姐。白之璟在心里不禁想。如果你是我,现在肯定笑不出来。
    「噢,差点忘了。」
    女人突然抬起头来说道,放下来的深棕色长发为此跃动,她的一举一动都像爱神的诱惑。
    「我们该先去洗过澡后再上床。」
    这女人可能在装傻,而且比她还要擅长。白之璟的内心没骨气地又激动了一秒,然后意会到她的这句话里完全都不是她所想的那种意义。
    「好。」
    白之璟顺了顺自己的发丝,冷静了下来,无谓地抬手又给自己搧风散热。
    「天啊,夏天真的来了。」
    「抱歉,我现在就开冷气。你要先洗吗?」
    闻语后,盛小姐过去床头边开了冷气,还疑似在向下的温度键上多按了几下。回过头来的样子总是完美得像一幅画,她很轻地又笑问道:「还是你想要一起洗?」
    如果白之璟现在不上去吻她,就是个傻子。
    「......好啊,那我先洗好了。」
    …...白之璟是个傻子,她受不住再一次掉进女人的言语陷阱里。她以为彼此相互渴望着,从第一眼见到的那时候就有这种感觉,然后她知道了盛小姐是舒亚的姐姐。而且很擅长摆弄一些曖昧不明的过程,在她们的相处之间。
    但是这不公平呀。
    「浴室里的东西你都能用。等我一下,我给你拿一条客人用的浴巾......」
    盛小姐把她带进了浴室里,然后垫起脚尖在纯白的盥洗柜里寻找着浴巾,柔软的腰肢在这个动作中再也被掩藏不住,从衣襬下裸露出来。白之璟看着她,眼底发晕,说不出话来。
    不对,这女人说不定根本是直女。对,她现在的一言一行根本就是毫无悬念的直女,天啊。白之璟忽地惊觉,差些跪到地上。
    「我觉得......」
    当盛小姐关上柜门时,显然被安静地凑到身边的白之璟吓了一跳,挑起了眉。太近了,而她的声音有些深沉,接道:「盛小姐,你需要一个男朋友。」
    「......嗯?」
    盛小姐被这句话唬得有些突然,一时间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我的意思是,」
    白之璟从她手中接过了用铁灰色防尘袋装着的浴巾,暗自庆幸至少这总不是妹妹用过的。
    「你需要一个像那样的人来陪你看恐怖片。」
    她露出了纳闷的表情。
    「像你这样的人不行吗?」
    该死,她完全佔了上风。更糟糕的是,白之璟辨识不出女人现在的态度是在令她產生期待的勾引又或真诚的闺蜜情结。
    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没有朋友。
    「可以。」
    白之璟最后吞吐道,紧握住浴巾的指尖上还有接触到她手背时的凉意。
    「那我先去洗澡了。」
    --


同类推荐: 总有鬼魂找我破案[悬疑]麻衣神算子龙王妻神鼓十里尸香逆时侦查组1:凶手何时来访血色邮轮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