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女色 第十二章/舒亚(完)

第十二章/舒亚(完)

    翌早,婚礼过后,她在新房的双人床上醒了过来。
    将窗帘拉开了些许,一缕阳光落在周舒亚的侧顏上,双人床另一头的男人依旧在阴影里熟睡着,看起来很凉快。
    这是已经成了真的。周舒亚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忍不住笑了笑,忽然觉得丈夫决议要在婚礼当晚才真正住到新房里的想法是过于讲求仪式感了。但这让他快乐,所以她顺着他。
    已经有多久了呢,上回她在别人身边醒来,是姐姐还住在家里的时候。
    凌卿她呀。周舒亚定定地看着镜子里自己平常不已的素顏,心里想着的却是心底那熟悉又不怎么能摸透的家人。
    无法说得更多了,凌卿弹琴的姿态,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正好的美好。
    她在镜前伸了个懒腰。忽地想起姐姐大学时在书房里教着她弹琴时的那一幕,她们并着肩坐在琴椅上,凌卿张开了纤细的五指,按在琴键上时是全神专注的。
    「凌卿。」
    周舒亚的目光情不自禁地定在姐姐优雅的身姿上,很轻却清晰地喊了出口,她的名字。
    「真的很喜欢你弹这首曲子呢,很美。」
    凌卿的动作却停了下来,看过来时的眼神是很复杂的,鼻翼也泛起了晕红。这是她第一次见她的继姐露出这样的表情。太过坦露了,对着什么事儿又太过青涩似,令周舒亚心上一震,在她接下来生硬的回答中听出了几分端倪。
    「这样很怪。」
    凌卿听起来甚至囁嚅得有些像自言自语,但周舒亚明白她很努力在拼凑一点什么。
    「……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抱歉,你不喜欢这样吗?」
    「也不是。」
    而后比她年长一些的女人别过了头,收起了谱,像是察觉了什么不对劲,于是极力回避。
    「我还有报告要做。」
    凌卿离开了她的身边,回到了自己的房里关上门,不过周舒亚并没有跟上去。她不愿意将事实见得太深。那是第一次,也是个开端,凌卿像是不再需要她一般地主动回避了她的亲近。又或是需要得太多了所以不被允许。
    那样的眼神,她在这之后也见过。那样灰濛濛的色彩,像是拼了命地想隔绝这个世界的诱惑,又像早已沦陷其中而灰心丧意了。
    她曾经是之璟的世界。
    恋爱对于周舒亚来说并不寻常。她很慎重地看待自己所选上的人,却慎重得过头了,反倒有些难以放进真正的感情。
    她爱上了之璟,而这女人是个没什么大恶的人,她想。之璟很受大学同儕间的欢迎,大家都愿意找这可靠的女人说点什么,像是一群人中姐姐一般的存在。
    她需要这个,她喜欢这个。所有在之璟身上显露的特质,看上去都是那么地美好,纵然在往后她发现了其实之璟并不是真正有那样坚强。
    在交往的两年间,周舒亚一直在信仰与情感之间保持绝对的平衡——撇除她对身边朋友的隐瞒这件事,她未曾对之璟有过肉体上的亲近。
    而之璟总是知道该怎么办,就像凌卿一样,她们都任着她,即使她暗自怀着纠结不已的心情。
    凌卿搬出家里没多久后,周舒亚一个人去看了爸爸。
    那是秋天刚要开始的时候,天气转凉的速度令人感到措手不及。
    站在墓碑前,她并不愿意宣导上头那些小小的字。牧师在追思会上说过的话仍然歷歷在目,但她心底明白这男人真正是什么样的男人。
    他是年轻时犯过错的男人,令女人堕过胎。即使懺悔过也成了表面上温柔敦厚的父亲,与妻儿的相处直到意外前都是那样的融洽,周舒亚还是无法原谅他对母亲做过的事。
    或许这就是问题。
    周舒亚忽地意识过来了,为什么自己对于隐瞒有着几乎是本能的反应,明明她相信自己是爱着之璟的。
    她不愿意在身后留下的是这样的议论。
    可以的话,她只想把生活剖开来再重新拼凑,即使看上去不切实际。
    「你不觉得白马王子太过侷限了吗?」
    当她好不容易又有时间跟凌卿处在一起时,周舒亚浅浅一笑,放下手中备课用的原文童书,压抑着紧张的思绪,假装毫不费力地问着:「我是说,现在不是公主与公主结婚也会很和平的时代吗?」
    凌卿并没有马上回答,那样平静却深虑的双眸令她觉得自己心里因为隐瞒而油生的罪恶感愈发强烈。
    她肯定是想得太多了,这全部。凌卿明明是个这么好的姐姐——在外头坚毅冷静,与任何事总是处之泰然的样子,在她面前却又是温柔且女人味十足的。
    想学着呀。
    「.......或许,但我还是喜欢白马王子的概念。」
    凌卿最后只是不带情绪地笑了一下,回避了她没忍住迎上去的眼神。如果看见的,她还有些庆幸,或许她在凌卿面前还藏不住失落的情绪呢。
    得了答案后,周舒亚下了决定。
    「老婆......早安。」
    闹鐘响过一会后,男人也在床上坐起身,沐浴在阳光下的半张脸庞看起来平庸得可爱,转头寻找女人的位置。
    「早安。」
    周舒亚对此莞尔,所有刺痛着的心思又散去了。她将目光重新对焦回镜前,戴上了原本安放在梳妆台上的纯银婚戒。
    「快起床准备吧,该去教会了。」
    晚一些的时候,凌卿又打了通电话给她。出乎意料的,说着还是能回来吃饭了。
    周舒亚感到安慰了一些。
    「你最近还好吗?」
    「怎么这么问?」
    平淡地吃过饭后,周舒亚像是个黏人的孩子一样地跟着她,享受姐姐无奈而宠溺的眼神。
    「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凌卿对此有些反应,静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
    像水流一般慢慢流过的话语,她却在凌卿身上感受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变化。
    周舒亚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也是。」
    回应着,凌卿正坐上琴椅,抬手——
    久违地安到了琴键上。
    (完)
    --


同类推荐: 总有鬼魂找我破案[悬疑]恐怖高校天下第一金针菇残袍返回死亡前100天诡电脑地狱公寓神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