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关于我捡到的那条狗 猝不及防

猝不及防

    舒服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又要开学了。谢自佻现在已经彻底搬进了许望家,也没让她再雇阿姨,美其名曰照顾她的饮食起居。高中的知识他都学会了,买了大学阶段的专业书籍在家学习,只是偶尔需要回学校,所以说照顾许望也并不全是托词。
    大二的专业课开始多了起来,选修课也开始了,因为许望身体素质不太过关,跟谢自佻商量过后选了形体训练和瑜伽课。她本以为自己要每天苦哈哈地早起上学,会很妒忌谢自佻,但他不需要上学还得每天早起变着花样给她做早餐、哄她起床,不免觉得心疼他。
    晚上躺在谢自佻怀里,许望跟他商量:“要不我们还是请个阿姨吧?”
    谢自佻问:“怎么突然这么想?”是他哪里没做好吗?还是她不喜欢他、厌倦他做的饭菜了?
    “我觉得你太辛苦了,”说着摸了摸他本就清隽立体的脸:“都瘦了。”
    谢自佻骨相立体,再加上之前不时地挨打挨饿,于是瘦得更加分明。现在比之前瘦骨嶙峋吗惨状已经好了太多,能吃饱喝足养得筋肉丰满气色也好,但在许望看来还觉得不够,虽然话是夸张了些,但她的怜爱维护之心他能感受到,乖巧地任她这儿摸摸那儿捏捏却没有回答她,拒绝的意思很明确。
    许望用了点力气捏他的耳垂:“为什么不说话?你不想吗?”
    “不想,我不想任何无关紧要的人出现在家里。”谢自佻抱紧她,“而且为你做的所有事,每一件我都甘之如饴,并不觉得有任何辛苦。”
    许望听得嘴角止不住上扬,捧着他的脑袋亲了口:“嘴巴怎么这么甜,让我尝尝。”
    谢自佻可不允许她浅尝辄止,按着她的后脑勺就是攻城略地,吻得许望面红耳赤丢盔卸甲。
    许望气喘吁吁,眸含春水软绵绵地瞪他一眼:“不许继续了,我明天早上还有课呢!”
    “好吧。”谢自佻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抱紧了她顺着她的后背轻抚,低声道:“晚安,要梦到我。”
    许望嘟囔:“都抱着呢还要梦到你,霸道。”
    “睡吧。”谢自佻爱极了她这可爱模样,又在她白白嫩嫩的脸蛋嘬了几口。
    许望回亲了他,然后毫不留情翻身背对他,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语气轻快:“睡啦。”
    谢自佻下巴抵着她的发顶,鼻尖是她身上熟悉的花果香,怀里是她柔软温暖的身体,满足愉悦充盈着身心。许望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没多久就呼吸绵长显然是睡熟了。
    搂着她绵软的身体,感受她温热的呼吸洒在他胳膊上,谢自佻情不自禁喟叹:“真好啊姐姐,我的姐姐。”
    “唔。”许望似乎在梦中听到了他的声音,哼了一声作为回应。
    谢自佻握着她的手,终于舍得闭上眼睛,两人鸳鸯交颈沉沉入睡了。
    第二天谢自佻做好早餐将许望哄起床,看着她吃够分量的早餐,送她到小区门口,这才回家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看书了。看了大概一个小时,把记下来的知识在脑子里过几遍,谢自佻也有些困倦,调个十点钟的闹钟,在沙发上睡半个多小时就要出门买菜了。
    “咔哒”一声,睡着的谢自佻被突兀响起的开门声惊醒,他警觉地从沙发上坐起来盯着门口。
    “也没跟囡囡说一声,不知道会不会吓到她呢。”许妈妈还有些期待女儿看到他们时惊讶开心的表情呢!
    “就当给她个惊喜了。”许爸爸附和着推开门进屋,随手把钥匙放在玄关的柜子上就弯腰低头换鞋子。
    许妈妈跟在他身后先是扫视一圈家里,不料竟在女儿独居的房子里看到一个陌生男人,她吓得惊叫一声,连忙扯起许爸爸对沙发上的谢自佻质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许爸爸这时候也看到了他,又惊又怒地瞪着他:“我女儿呢?你有没有对她做什么?!”
    谢自佻做梦也想不到还能遇上这样的乌龙,他连忙摆出一副谦卑乖顺的样子起身想走近许望爸妈,却被两人警惕地呵退。他只好远远地站着向两人解释:“叔叔阿姨你们好,我不是坏人,我是对面A601的住户。”
    “对面的?你不好好在自己家待着,怎么在我们家?”许妈妈半信半疑。
    “我、因为……”谢自佻难得脑袋短路不知道如何开口。
    见他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许爸爸气冲冲地掏出手机就要报警:“你还编,等着我报警了。”
    “叔叔不是这样的,”谢自佻急得上前想阻止他,又被许妈妈的尖叫定住脚步,站在原地进退维谷小心翼翼:“叔叔阿姨可以给许望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我真没说谎。”
    许爸爸看他神情不像说谎,默默删掉了拨的“110”,转而打给了自家女儿,可惜无人接听。
    谢自佻解释:“应该在上课,她第一节是专业课,手机都是静音的。”
    许爸爸鼻孔里哼一声:“鬼知道你是不是在拖延时间。”
    谢自佻看了看表:“还有几分钟就下课了,要不叔叔阿姨跟我到隔壁坐坐?”
    “不用了!”许妈妈拒绝。
    “那你们先进来坐着休息会吧,别累着了。”谢自佻姿态放得低,还退得远远的让他们能放心进来。
    “我们坐了好久了,现在就想站站。”许爸爸道,说着看了看时间估摸着差不多了,再次拨通许望的电话。
    这次没等多久许望就接了起来:“爸爸,怎么了?怎么这么早打电话给我?”
    “也没什么事,就是我和你妈过来你这边了,你……”
    没等他说完许望惊叫一声,语气慌张:“你说什么?你和我妈现在在哪儿?你们先在车站等着,我去接你们!”
    “我们已经到了。”许爸爸还有什么不懂,狠狠剜了谢自佻一眼。
    “到哪儿了?”许望紧张问。
    “到家了,你家。”许爸爸冷冷道。
    “那你们有没有看到什……”
    “看到了,都看完了,你还有课吗?没有赶紧回来!”许爸爸难得对自家宝贝女儿这么严厉。
    “我马上回来。”许望面如菜色,着急忙慌收拾东西。
    “不着急,注意安全。”许妈妈叮嘱她。
    许爸爸冷哼一声挂断电话,昂首挺胸像只好斗雄鸡一般径直走进客厅,在沙发正中坐下打量着谢自佻,摆出主人姿态。
    谢自佻殷勤地进厨房倒了两杯水给两人:“叔叔、阿姨,舟车劳顿,先喝杯水吧。”
    许爸爸更不满了:“你对我们家很熟吗?”
    “没有……”向来镇定自若的谢自佻此时拘谨极了,不敢再乱做什么引许爸爸不喜的举动。
    许妈妈喝了口水细细打量他,不得不说谢自佻的外貌确实是攻略人心的利器,许妈妈倒是很能理解自家女儿为什么会看上他了。
    就这样气氛凝重地过了十几分钟,许望终于回来了。一进门她就感受到了气氛的沉闷,看到谢自佻可怜巴巴地站得远远的,又心疼起来,她先是讨好地关心关心两位长辈:“爸爸妈妈,做了这么久的车累不累,要不要先洗个澡?”然后又对谢自佻道:“怎么站这么远,快过来坐。”
    “他家不是就在对面吗?自己家没有沙发吗?”许爸爸刻薄地问道。
    “爸爸~”许望在许爸爸身边坐下,抱着他的胳膊撒娇,“他还小呢,您大人大量,就不要再为难他了嘛好不好?”
    许爸爸最恨拱自己辛苦养成的水嫩小白菜的猪,说出来的话半点儿不留情:“年纪小心思可不小,年纪轻轻就懂得怎么登门入室勾三搭四了。”
    “爸爸!”这话太重了,许望有点儿替谢自佻生气,但说出来还得是从自己出发:“您这么说,是觉得我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吗?”
    许爸爸说出来就后悔了,这会见宝贝女儿生气,忙不迭认错:“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是爸爸说错话了。”许妈妈默不作声地看着笨蛋老公被女儿拿捏得死死的。
    许望还是板着小脸:“那您能冷静听我们解释了吗?”
    “好好好,听,我认真听。”
    许望朝远远站着的可怜小狗招手:“过来坐着说。”
    许爸爸忿忿地往旁挪了挪,又不敢表现出来。
    “爸爸、妈妈,”许望握着谢自佻的手朝二人正色道:“这是我的男朋友,谢自佻。”
    许妈妈笑起来也是眉眼弯弯,她夸道:“小伙子长得俊,不错不错。”
    “嗯,”许爸爸闷闷地搭腔,忍了又忍还是没憋住:“只是男孩子不能光好看,得有用有担当能照顾人。”
    许望自豪说:“他能啊,平常在家的大事小事鸡毛蒜皮琐碎事都是他包的,我回家就是吃了睡睡了吃都被照顾胖了。”
    许爸爸看了看她气色确实好了许多,小脸隐约也圆润了些,心里稍稍满意了些,但还是说道:“这男孩子啊,会照顾人还是远远不够的,还得在外也能帮得上忙,两个人在一起不能只看家长里短。”
    “那也没问题的,我们出门他都能安排妥妥帖帖,”许望毫不犹豫说完,又开解许爸爸:“爸爸您得相信您女儿的眼光呀,谢自佻他对我真的很好很好,我们都是认认真真谈恋爱的。”谢自佻在许望身侧弱弱点头表示赞同。
    许爸爸这才不情不愿地歇了脾气:“快中午了,我去炒两个菜你先吃着,下午还得上学呢。”
    “叔叔我来吧。”谢自佻连忙起身,许望也道:“让他来吧,您好好休息着。”说着跟谢自佻进了厨房。
    许望回头瞄一眼客厅,许妈妈正背对着厨房在书架前翻看,许爸爸朝她走去,她趁机在谢自佻脸上飞快亲了一口:“对不起我可怜宝宝,让你受委屈了。”
    “委屈倒没有,只是有点猝不及防,没能提前准备让叔叔阿姨满意。”谢自佻并不在意许爸爸对他的小意见,反而对这件事的发生十分惊喜,这样他才终于跟许望更进一步了。
    许望感动道:“你太好了,放心,我不会让我爸再欺负你了。”
    “我相信姐姐会保护好我的,”谢自佻笑道:“这里我一个人能行,出去陪叔叔阿姨聊聊天吧。”
    “好!么么~”许望怕被父母看到,不敢再亲他,只能拟声当做亲亲。
    许爸爸一直暗暗关注着厨房的动静,见许望出来才放心:“囡囡过来爸爸这儿坐。”
    “爸爸。”许望乖巧地在他身侧坐下。
    “囡囡啊,”许爸爸有满肚子想问的事,又怕招女儿烦,迟疑着开口:“你跟这孩子,在一起多久了?”
    “其实也没多久,但他真的很好,虽然年纪小但是沉稳可靠,我跟他在一起这段时间都是他照顾的我,他对我的心意和态度我都是最能感受到的。”
    许爸爸压低了声音:“他做了这些爸爸也没什么能多嘴的,只是他年纪轻轻的,也不上学也不上班,不务正业不长久的。”哪有正经孩子大白天的不上学在家里睡大觉的?
    许望闻言禁不住笑出声:“哈哈哈原来您是担心这个啊?你们刚才不是看过我的书架了吗,就没发现哪里不对劲吗?”
    “哪里?”许爸爸傻傻问。
    “多了好多看不懂的书咧,”许妈妈插话道,“都是那孩子的?”
    “对啊,”许望笑着点头,“他上学期参加竞赛得了一等奖,已经获得保送名额了,那些看不懂的书都是他感兴趣的大学专业书,他不需要经常回学校上课所以都在家里看书学习。”
    “保送呀?这孩子聪明,长得也俊。”许妈妈更满意了。
    许爸爸心头大石终于落下,嘴上还是嫌弃:“到底还是太小了。”
    “现在就流行姐弟恋呢。”许望哼了声,随口胡扯。
    两口子又陆陆续续问了许多关于谢自佻的信息,此时对他也改观不少。尤其在吃过他做的菜后,许妈妈更是已经把他当准女婿了,聪明帅气性格温和,厨艺还这么好,她甚至觉得自己那有点憨的女儿走了狗屎运捡到宝了。
    下午送许望出门上学后,谢自佻也要回自己家了,许妈妈还依依不舍地握着他的手:“好孩子,真是麻烦你了。”
    谢自佻忙道:“阿姨客气了,能跟许望在一起,能陪着她、照顾她,是我的运气好。”
    许妈妈笑得合不拢嘴:“真是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那阿姨就等着喝你敬的酒了。”
    许爸爸酸溜溜地扯过她的手,不爱听她说这些:“胡说什么?孩子还小呢。”
    “叔叔阿姨今天也辛苦了,快回去休息一下吧。有事叫我,我就在对面。”谢自佻将二人送进了家门,这才回了许久不曾光顾的自己家。
    --


同类推荐: 苍狗长风(伪骨科 H)欺姐(继姐弟H)暗香浮动(现代 1v1,h)灏颜春(ABO骨科H)丁点爱(骨科)沉醉 (1V1 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共享订阅女友(NTR,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