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梦都梦了,梦个大的 第三章

第三章

    我从抱枕上挣扎出来,点开聊天软件,打开林和修的对话框。
    这个世界的我从小和林和修一起长大,遇到事情第一个想到的总是他,虽然这个人不靠谱了点,跳脱了点,四次元了点,却像是我异父异母的哥哥一样,所以就算没有任何过渡期,我对他的感觉也只有亲昵和信任。
    当然这个像字用在这里可能有些不准确,因为首先我说过这是乙女世界,其次,我也说过乙女世界的我非常牛。我是真心实意地打心眼佩服我自己,也真心实意地觉得我的事迹单独放到乙女届算得上是很炸裂的存在。
    我之所以在介绍乙女世界时把竹马帅哥放在帅哥的第一位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我虽然说过我有男友和前男友,但我的第一次都是和了林和修,正是对性爱关系正是好奇的年龄,因为好奇偷偷去找了片源看,看完的后果就是更加好奇,身边正好有林和修这熟悉的帅哥,所以不厌其烦去问林和修能不能看看,能不能摸摸,他被我问烦了才唬我,说如果跟他做整套他就答应满足我的好奇心。
    他说这话本想让我知难而退,但我当时的好奇心真的大过恐惧,某天晚上被他喊去家里吃饭,看到他还没换下的整套西装,色心大起,悄悄跟着他进了卧室,他脱下外套转过身看见我吓了一跳:“你干嘛?还搞偷窥?”
    我舔了舔下唇,既是回答他这个问题,又不是回答他这个问题:“你上次说的还算数吗?”
    他愣了愣后勾起笑:“算,怎么不算。”
    我大胆的先他一步坐在他的床上,甚至用上命令的语气:“先脱给我看看。”
    他身上本就只剩了一件衬衫,将下摆从裤子里掀起,双手灵活地解开纽扣,我愣愣地看他脱下衬衫,开始解他西装裤的拉链,他刻意放慢动作,一时间我的注意力全在他修长的手上,细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指甲整齐有光泽,我突然跑偏开始稍稍嫉妒起来。但是他接下来的动作让我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他直接将腰带从缝在裤子上的环中滑下来,放在床的右侧。然后他的大拇指勾入裤腰,连着内裤一起脱下,顺着滑落至膝盖,露出修长白皙的大腿和……半硬的阴茎。
    我后知后觉地闭上眼睛,但是大脑却自动播放着看到的风景。
    他的目光本就没离开过我,看我整张脸都要皱在一起的样子用调笑的语气嘲道:“总是说大话,连看都不敢看我?”
    我现在是真的很想退缩,甚至连帮他把裤子拉起来想法也一闪而过,但因为这句话突然生起了强烈的自尊心,有什么不敢的,谁不敢谁尴尬。然后我强迫自己张开双眼,猛地站起来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把他拉下来堵住了他的嘴巴。
    他配合着低下头回吻我后我收回他脖子后的右手,悄悄往下,突然环住他的性器,握住的一瞬间你就发现他僵了一下,我心里笑翻了,向后一步在他的注视下学着看过的片子来回滑动手指,一边仰着头得意:“谁说我不敢?”
    被我握着命根的人自然不会在意这时的挑衅,他甚至配合地向后一退坐在了床边,膝盖轻轻压在床沿上,于是我也缓缓蹲下,左腿半跪,另一只手放在他的大腿上,此时可以清楚感觉到他大腿上的肌肉在我的手指下绷紧和颤抖。我的脸现在很暖和,额头开始冒汗,手上坐着机械运动,大脑却毫无条理地开始疯狂运转,接下来,接下来做什么?
    感觉到他的阴茎在我的指尖下抽搐的那一刻突然间福至心灵,我用湿润的舌头舔过唇瓣,然后缓缓前倾。嘴唇刚刚擦过光滑的阴茎尖端就听到他猛地一抽气,我便抬头去看他,他直直地望着我,眼睛水泽且亮,平时一副冷静地样子,这时看着我睁大双眼的样子让却显得有些可爱。我想起昨天路边蹭腿的猫咪一样圆圆的瞳孔,也是这样一眨不眨地望着人。
    一边想着我重新低下头,张开双唇,含住他的前端,舔了舔他龟头上的缝隙,是咸的。慢慢地滑开舌头将它轻轻地放在嘴唇之间,他的阴茎一寸一寸地沉入我的嘴中。其实我并未吮吸多长时间,除了干净的皮肤,其它的味道或感觉都没有,但仍然有些想要作呕的感觉,我正想着怎么抬头说不做了时听到他轻轻地呼出一声叹息,然后拉着我的胳膊把我提了起来,他擦了擦我嘴角的口水,手指轻轻抓住我脸颊附近垂下的一缕凌乱的头发,让我坐在他的腿上,将下巴放在我的颈间:“不想做不要勉强自己。”
    这怎么能叫勉强呢?我那是生理反应,我又不嫌弃你。我扭头准备反驳他的话却被堵在了喉咙后,因为他的右手突然移到了我的双腿之间,从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他轻轻在穴口摩擦着,在我撑着他肩膀下意识想站起来时另一只手用力箍住你的腰,然后将指尖滑入我的穴中。
    我随着他的动作猛吸一口气,感觉自己似乎成了刚拧紧螺丝的发条机器人,无法动作。
    “放松点,只是一根手指。”他说话时发出温暖的气息拂在我的耳边,然后他低下头轻轻在脖子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吻。
    我的脑子如果是蒸气机的话,温度一定升到了最高档,甚至连他什么时候跟我换了个位置把我放在床上的过程我都有些懵,他用湿的指尖上下摩擦我着小而干燥的小洞,然后慢慢将指尖滑入我的阴部。
    感觉真的……很怪。我之前曾经幻想也试过做这样的事,但不知是不得要领还是什么原因,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中指插进去时也只是感觉里面似乎在收缩,手指的黏腻感是有的,但并没有看片时里面女孩子那种看起来特别快乐的感觉,之后也就没怎么做过了。
    直到一根手指换成两根,最后又换成一根时脑子才一瞬间清醒过来。
    他进得缓慢,被一点一点撑开的感觉就格外清晰,随着性器整个插入,内里紧紧贴合着阴茎表面,逐渐填满而生出饱胀感。
    好像也没有被撕裂的感觉那么夸张,肌肉拉扯带来酸麻感要更多,羞涩感和些许的痛感让我整个人都有些迷迷糊糊,这时他撑着身子问可以动了吗时我也只是嗯嗯地随意点头。
    他才握住我的左腿向胸部的方向一折,找好着力点后开始抽插。
    我被他撞得手脚发麻,交合的地方一直流水,他大开大合地进入退出,有两次甚至因为水太多出来后没能立刻怼进去,然后他便用手扶住再插进去。
    快要射的时候他拔了出来射在了边上的床单上,然后从我上方下来躺在我身边将我揽在怀里轻轻摸着我的头发,我可以感觉到他的肩膀缓慢而平静的起伏,不断上下,问着一些“很痛吗”,“还难受吗”的问题,但我一个都没有回答,我闭着眼睛头靠在他的胸膛,呼吸间全是他的味道,久久得不到你回复的人以为我累得就这样睡着了,低头轻轻吻了下我的额头。
    事后之后我单方面地躲了他两个月,直到他堵上门来问我是不是再也不跟他联系了。
    我自己也觉得自己不可理喻,缠着他的人是我,做完不理他的人也是我,但是他来找我后我们默契地当做没有发生任何事,只当是青春期一次探索,再后来就是我和他一起认识江知霁,又从江知霁那里要到了时则的联系方式,死缠烂打找到第一个男朋友。
    认识江知霁的过程也非常魔幻,尽管魔幻更多在于林和修和江知霁本人。
    大二的一个周末林和修求着我陪他去面试,我想着下午正好没有事就陪着他去了。到了地方才知道他想去酒吧驻唱,问起来原因他说自己想享受一下聚光灯下的感觉。
    我当时的表情除了无语还是无语,但是到都到了只能跟他走进去。
    说起来那天真的很巧,和江知霁熟起来之后才发现他平时总是呆在自己的休息室,但那天去的时候他碰巧站在吧台倒酒。
    江知霁有张非常有欺骗性的脸,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看他,但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看起来很优雅,眼睛看着很圆,睫毛很密很长,整个人好像随时都微笑着,整个人又不会给人女性化的感觉。明硕长相很冷但因为喜欢笑所以看着温柔,而江知霁本人就是一副天使的长相,看着和善又有亲切感,完美掩盖着他漆黑的内心。
    但当时的我只是欣赏帅哥,在我看脸时林和修这个社牛已经跟他攀谈起来。
    他俩的对话也很简单:
    “你好,请问老板在哪?”
    “我就是。”
    “招驻唱吗?”
    我不知道男人之间的交流是不是都这样飞速发展,但要是我过去肯定的先跟帅哥聊两句,至少得聊出他的名字来。而且退一步讲,如果我是这家店的老板,见到驻唱面试肯定得让他唱首歌听听先,但是林和修不是普通人,江知霁也不是普通人。
    前者不普通在,KTV的水准也敢去当驻唱,这里我必须补充一下,说他是KTV的水准都有点高看他,毕竟KTV唱歌他还开着原唱自己当伴唱,总之就是一个他行我也行的水平,如果有评选分数的话,我给他的歌喉打25分,给他的脸打98分,减的两分是因为有点看腻了。总而言之,林和修就是个要美貌有美貌,要歌喉有美貌的唱歌爱好者。
    后者不普通在,他根本没准备听林和修唱歌,他只是抬头仔细看了一下林和修的脸就跟他说随时可以来上班。
    我无语凝噎,内娱选秀机制复制粘贴算是被你们整明白了。
    那天回去之后我还追星室友聊起这件事,她让我把手机里林和修的照片调出来,我调了一张之前他穿正装时因为感觉很帅所以保存的照片。
    照片上的林和修正对着镜头,他长相本就很有攻击性,面部轮廓很深,看着有点混血的意思,但是因为本人有双看起来很无辜的猫猫眼中和了攻击性。这是张全身照,他身材比例很好,穿着正装真的很像随时准备上岗的总裁。
    室友边看边点头,欣赏完后摇摇中指告诉我:唱歌水平可以提升,脸部水平无法提升,而且他只是唱的一般,不是唱死人了。
    大师,我悟了。
    我总算知到娱乐圈为什么那么多没有实力还混得风生水起的帅哥美女了,合着都是有人惯的。
    想起一些关于他的事我的心情轻松很多,毕竟他不是我亲哥哥,之前的事也不是我干的,我一点负担都没有,但是真要跟他打字说事才发现依旧一句话磕磕绊绊,打打删删,五分钟还没放出个屁,结果居然是对面先给了我消息。
    「你最好真的有话说」
    「我在这边一直看你正在输入中,你要是敢直接当做没发生我现在就去杀了你」
    ……这下就算我本来没话说也得有话了。
    「这你都能看到,你不是真的全天冲浪吧。」
    我想了想还是先打了句无关紧要的话,但是立刻挨了骂。
    「少说废话,到底什么事」
    这话我接不下去。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离谱的一天,还没措好词,对面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怎么,分手了?」
    这下我真的咬牙切齿,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但我转头一想,如果真是分手这事说不定还简单一点,至少现在我不会连句话都打不出来。
    最后我还是选择逃避,编了句话搪塞他。
    「没什么事,想喊你请我吃饭了,还没找好借口嘛」
    对面五分钟都没有再回消息,我懒得再等准备放下手机时消息提示音响了。
    「你最好是。」
    很好,又得罪一个人,林和修这个人一般不打句号,打句号一般就表明他此刻心情不爽了。
    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去哄人,手机往桌上一放继续埋进枕头里继续装死。
    但是手机没有放过我,听到震动声我拿起来点开一看,林和修直接发了条语音过来:“明天出来,我请你吃饭,顺便跟我说你现在没说的事。”
    呵呵,明天。
    时则明天让我去拿钱包。
    明硕跟我说明天见。
    你也让我明天出来。
    你们不如一人给我一刀,就现在,让我看不到明天算了。
    我纠结地快要啃手指了,忽然记起我那总是语出惊人的大师室友,女孩之间应该能更好对话,于是我立刻对她夺命连环call,我啪啪打字。
    「宝贝」
    「在不在」
    「事急,速救」
    对面五分钟后悠然回话,她的话我看着很眼熟,是我之前在抖X上看到的梗,在她找我时复制给了她。
    「大事姐没办法,小事姐懒得管,但你记住,有事就来找姐。」
    我还是看笑了,其实五分钟等她回话的过程我就没那么想找人诉说了,就算和她说了最后做决定的人还得是自己,还不如我自己纠结。
    所以看到她接下来发的「真的很急吗?你说」时我只是把曾经脑补时则对我的画外音送给了她,我回她:「没事,骗你的,自己玩去」。
    这下我彻底准备破罐子破摔了,扔下手机继续当鸵鸟。
    管他呢,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


同类推荐: 苍狗长风(伪骨科 H)欺姐(继姐弟H)暗香浮动(现代 1v1,h)灏颜春(ABO骨科H)丁点爱(骨科)沉醉 (1V1 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共享订阅女友(NTR,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