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梦都梦了,梦个大的 第八章

第八章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让人感到生不如死的事,上班一定能在排行榜上脱颖而出。
    就算我的脑袋恍惚得好像随时可以停机,就算我的生活现在一团乱麻,但是过了周末还是得雷打不动的去上班。我本想着要不干脆请假算了,但现在距离上班时间还有整整一个半小时,况且就算我请假也只是留在家里发呆。
    我们公司的规模属实不算大,虽然冠着科技公司的名号,但技术创新一类的事跟我无关,我只是一个天天反复整理总结汇报的小文员——一个少去几天公司就会发现这个人其实可有可无的角色,所以我和同样职位的女同事共同商讨后的结果是尽量不要单独请假。
    去公司还可以带薪发呆,所以吃过饭后我还是出了门。
    就算我磨磨蹭蹭用比平时慢一倍的速度整理、走路,但到公司仍然比上班时间早了半小时,进门时还遇到了每次都会提前来做事的老板,他看到我惊讶地好像看到外星人,虽然不知道是在惊讶我个小文员还这么积极来上班,还是惊讶我哭后现在看着有些肿且憔悴脸,一般上班时我还会为了看起来精神一点涂下口红,今天口红都懒得涂。
    公司规模小的后果就是连保洁阿姨都跟大家相熟,老板也不例外,更何况他本身脾气就很好,他开口后我就知道他在惊讶什么了。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还没有苛刻到强制要求游魂一定得坚持上班。”
    “哈哈。”我扯了扯嘴角,敷衍地跟他笑笑,嘴上回他:“是这样的,今天早上起来之后发现特别想上班,所以特别急的过来了。”
    老板回了我一个我是不是在发疯的表情,也不再接我的话,摆摆手说他还有事。
    谢谢,你不仅脾气好,人也特别体贴,尽管我做的事不怎么重要,但我确实有做,此刻的我是可以原谅你每月只给我一点点工资的。
    我的桌子上放的还是上周已经处理完的工作,新的工作等等他们开完会后才会派下来,最重要的是,现在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所以我拿出了手机开始翻看消息。
    没有特别重要的消息,只有室友照常跟我发每日的早安,只不过今天问了我最近体重有没有大变,现在说伴娘的衣服还来得及改,别去了之后发现穿不上。
    回复后切换到通讯录,有一条新的好友验证。
    时则的头像和昵称都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他备注上甚至直接开始跟我聊天:会加回我的聊天方式,不是敷衍我的吧?
    ……
    完全忘记了这件事。
    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开始工作了,时则是个工作时完全不会看手机的人,这一点我还是能够确定的,所以就算我们短时间内不会有对话,这样一想我没负担地直接点了同意。
    界面自动跳到了跟他的对话框,我下意识点开他的头像。
    全是一些可能是医院要求转发的医院公众号的KPI,他这个人完全懒得分公号私号,分享生活日常的事他当然也不会关心,我甚至有些怀疑连那些任务型的分享都是不得不发时才皱着眉做的。
    但我还是莫名往下翻着,内容真的很少,两分钟不到我就翻到了最底下,那是他的第一条发布,是我跟他在一起不久时的合照。
    照片中的他正在看书,我拿着手机趴在他的背上,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喊他看镜头的瞬间摁下了快门,然后我把照片发给他,让他发到聊天动态上,我说每次看到室友和她的小竹马发合照都很羡慕,也想试试秀恩爱的感觉。
    他听完直接把手机从桌上拿起来递了过来,让我自己看着弄。
    我先用自己的手机上传了照片,我的好友不是特别多,陌生人一个都没有,所以发自己的照片我没有任何顾虑,反正全都见过我的本人。
    发送之后我特意敲室友让她速速上赞,她回我一个[无语,我不理解]的表情包,但还是立马给我点了赞,顺带评论[好看,特别好看,羡慕,特别羡慕]。
    其余的消息也多是女孩子间[拉黑了,你有男人我没有]之类的玩笑或是祝福。
    我笑了会儿打开时则的手机,点开他的动态。
    一片空白。
    我这种不怎么发动态的人偶尔还有游戏界面自动分享的内容出现,他倒像是全新账户一样。
    这一瞬间我甚至怀疑起他是不是注册的新号敷衍我,其实背地里是个海王还有别的账户和别的女朋友。
    但是返回去一看发现他通讯录的群聊数量都快赶上我的好友数了,虽然全是学生会和班级管理需要的群聊,而且毫不意外基本都是消息免打扰。
    我开始后知后觉地思考有没有发这个照片的必要。
    久久没看我动作的人从书里抬起头,问我:“在检查聊天记录吗?想看的话可以直接说。”
    我无语,无语地直接上传了我们的合照,当事人都不在意的事我纠结个屁。
    还没关掉就有点赞和评论的消息出现,我点开看就看到最新的消息。
    [哇,哇,原来我加的学长是真人,一点动态都没有我还以为自己加到假的号了。]
    有人回复:好消息,学长的号是真的,坏消息,学长有女朋友了。附加几个流泪的表情。
    虽然不是什么不好的言论,但我还是有些吃醋,直接把界面关掉手机还给他。
    气不过悄悄在心里骂他,没事长这么帅干嘛啊,这么多人喜欢。
    完全忘记自己也是因为他长得帅而喜欢他,也忘了自己最开始是为了秀恩爱的初衷。
    我的这条动态早就删除了,没想到他不仅留着还是公开的样子。
    不知作何感受,我干脆长按多任务键清除了所有后台,关掉手机决定还是发呆算了。
    上班以摸鱼发呆开始,最终却以敲键盘敲得差点冒烟结束,开会时宣布加了个新单子,这两天得彻底结束旧单,所以上到老板,下到我这种小文员,一天下来全都忙到眼花。从周一就得开启的第一天加班生活,在下午六点后结束。
    还好,不算特别晚,至少天还亮着。
    我和女同事看到老板出门后终于互相露出上班后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紧跟着老板的脚步出了公司。
    她跟我是相反的方向,出了公司们我们就分开了。
    我掏出耳机放着音乐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路过小公园时我迟疑了下,最终在回家和去坐坐秋千之间选择了后者。
    但我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秋千哪里是正常时间下我能抢到的,放学后的小孩子被家长带着在健身器材处和沙堆上玩,秋千也早已被占据。
    我叹了口气,终于想起之前下班怎么不想来公园坐坐了,但都已经走过来了了,好在公园的椅子还挺多,我挑了个无人的长椅坐下。
    我盯着那边正笑的开心,吵吵闹闹的小孩子。
    一般情况下我不喜欢吵闹的小孩,但是现在看着他们无忧无虑最大的烦恼只是有家庭作业的样子,却有些想笑,甚至不禁产生了羡慕之情。小孩子真好啊,什么都不用管,不用考虑吃饭喝水,穿衣做事,连感情都特别单纯,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
    嫉妒。
    我于是收回了目光,选择抬头看看天空。
    今天天气真的很好,就算太阳已经快要消失,剩余的光辉在云后透得看似聚合实际像鱼鳞斑一样分散的云愈发白亮,左边的天光还是上蓝下白的颜色,右边的部分已经晕成了墨色。
    天快黑了。
    但我坐在这里暂时不想动。
    耳机里的歌这时正好卡住,我取下来打开手机,发现电量开始警告。
    屏幕上正好划过一条消息,是时则,他大概也下了班。
    [什么时候有空?]
    我还没得及想怎么回复消息,距离很近处传来“咔嚓”一声。
    我向那边看去。
    一个浅金头发的男人朝着我的方向举着相机,见我看过去移开挡住半张脸的相机,朝我眨了眨眼睛,不是那种看着轻佻的媚眼,加上本身的好看的脸,反而看着有些俏皮。
    我盯着他没有动。
    他两三步就走了过来,坐在我身边探头盯着我:“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下我终于回过神来,你问我在这里做什么,我还没问你怎么在这里呢。
    这样想着我没意识到自己问出了口。
    男人也没有在乎我反过来询问他,他说甚至很绅士地先回答我的问题,他说自己本来想来我家附近看看,路过这边的公园看到有好看的花就想过来拍照。
    每个字我都听的懂,但连在一起的句子我就不是很懂了。
    我做出个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这个完全可以用美丽形容的男人,用我一个二次元爱好者的话来形容就是好像哈尔出现在了现实,相似的浅金色头发,俊美的脸庞。
    但我还是非常现实地问:“来我家附近看看?”然后惊悚地提高音调,整个人都有些激动:“跟踪狂???”
    他看着我有些激动的样子笑了起来,怎么说,这个美丽的笑容让我觉得如果长这么好看也要去当跟踪狂,说不定被跟踪的人还得反过来谢谢他。
    可是笑容美丽的人接下来说出的话让我无法产生任何感谢的情感。
    “那天,你喝醉后很乖,问什么答什么,我问你的手机密码你也说,确认是真的后我就问你的住址,你连门牌号也报给我了。”
    “我其实有想过要不要送你回家,但你在车上一直抱着我亲。”
    他说一句我就震惊一下,从最开始的疑惑到觉得羞耻,听到最后已经麻木。
    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庆幸喝醉后没有到人贩子,如果按他说的这种情况来看,怕是把我卖到缅甸我还会附赠人贩子另一份薪资。
    这下我不激动了,我重新做回椅子,想着再喝酒我真的会撞死我自己。
    “我担心你家里会不会有其他人,所以带你去了酒店。”
    我真是谢谢你,是不是还要说句你很体贴啊。
    哪有好人送到酒店还附赠陪睡啊。
    但清醒时看到他再加上他说的这些话忽然让那晚的回忆浮上来——那个我醒了后就想要尽量回避回忆的荒唐的夜晚。
    --


同类推荐: 苍狗长风(伪骨科 H)欺姐(继姐弟H)暗香浮动(现代 1v1,h)灏颜春(ABO骨科H)丁点爱(骨科)沉醉 (1V1 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共享订阅女友(NTR,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