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梦都梦了,梦个大的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我根本不知道怎么继续对话,难道接下来要我当场回复,好啊,只要你们愿意当我的后宫,我愿意宠幸你们所有人吗。
    说不出口。
    我觉得自己真的学到了逃避虽然可耻但很有用的精髓,落荒而逃的技能越发娴熟,无法正面回答江知霁的话,就站起来磕巴着跟他说,时间不早了,明天还得上班,我得回家了。
    江知霁没有拦我,他也没有问需不需要送我回家,只是说,好啊,去吧。
    这下反而完全相信他是真的喜欢我了,聪明如江知霁,连这种拙劣的话他都不拆穿,还大方地任我逃跑。
    出了酒吧门我就掏出手机订上去室友家乡最近时间的高铁票,两手空空什么都没带直接打车去了高铁站。
    我得找个地方躲躲,顺便思考下未来。
    但好歹我还记得给老板请假,然后我关掉了手机,反正不管他答不答应我人已经走了。
    室友和她的准老公大半夜开车来接我,婚期将近,各种事情忙得她黑眼圈都出来了。
    见到我后数落我:“哪有人提前这么久来当伴娘啊,大半夜的行李也不带,不是犯了事找个地方逃亡吧?”
    她说话真的一直很幽默,我想了想,逃跑和逃亡直接只差一个字眼,而我跟逃亡之间只差落实重婚罪。
    某种意义上她说的没错。
    到她新家后她找了自己的衣服给我换上,我从浴室出来时她已经躺在床上一副半梦半醒的样子——她丢下自己的小竹马留守空房陪着我睡客房。
    我轻轻爬上床,跟她已经很久没有真正见过面了,因为各自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生活,久违地跟她躺在一张床上好像又回到了当时上大学的时候。
    但我又想,说是久违,其实之前在宿舍时也没有黏糊到非要挤一张小床,自己翻个身都嫌困难,只有各种假期一起去旅游时在酒店一起睡过。
    我跟她说自己好像在做一场梦,她因为准备婚礼累的感觉神魂已经入睡,但是还是打起精神回我话:“确实,你如果现在不哔哔,倒下就睡说不定时间还够做一场梦。”
    我忽视自己半夜把人从床上喊起来接我的事实准备骂她就知道睡,但她又说:“管他呢,想那么多干嘛,梦就梦啊,管他现实还是梦境,快乐就好,不过你要梦记得梦大一点的啊。”
    她的大一点指的是我们曾经做白日梦时聊的类似中一千万彩票然后分她一半,或者其中一个榜上大款接济一下姐妹,反正最终目的是大家一起走上人生巅峰。
    我没好意思告诉她,梦确实真的在梦了,但做的不是发财梦而是乙女梦。
    正想着怎么委婉表达这个比较大的梦只体现在我的魅力而不是财产方面,耳边已经传来均匀且加重的呼吸声。
    我默,我想找个人倾诉下最近荒唐的生活,好不容易跨长途跑来见真人,结果十分钟都没聊到,说话的人还半睡不睡。
    无奈地撑起身伸长手臂关掉床头灯,我轻轻说了句:“谢谢,晚安啦。”
    起床后我们没立刻吃早饭,她喊我先在没有小肚子时先去试试伴娘裙,她说自己选了很久,仅次于她的婚纱,反正比她的小竹马的西装要挑的久。
    是一条香槟色上半部分束腰,下半部分蓬蓬的裙子,她说这个颜色显白,还能满足我对公主裙的渴望,最重要的细腰美腿两不误地露出来。
    我差点感动地哭出来,她也换上婚纱跟我一起画了个淡妆,我们没有特意梳发型,但是裙子和妆容已经让我们看起来很好看了。
    我挽着她的手跟她一起找她被忽视在一边闷闷不乐的小竹马拍了我俩单独的照片。
    终于放她去安慰人时我独自留在卧室把聊天软件的头像换成了这张照片,在此之前我从来没用过真人照片做头像,因为总觉得换成真人照片好像是在在聊天软件实名上班。
    可是我觉得这张照片真的很好看,值得每个来找我聊天的人都看一眼,无论是我还是漂亮的她,两个人都笑得特别开心。
    小硕最先发现我换了头像,他发来消息夸我,他说我穿的这条裙子很好看,非常衬公主的美丽,又说下次我也送你这样的裙子吧?
    林和修问我怎么一个人跑那么远去见室友,为什么不叫他陪我一起。
    江知霁的消息就有些离谱了,他问下次我穿婚纱的时候能不能挽着他拍照。
    时则的消息晚很多,估计是下班时才有空给我发消息,他也只发了三个字,很漂亮。
    李乔的消息也很晚,因为他发了一张画过来,是和我裙子同样色彩的蝴蝶。
    和那只金色的蝴蝶不同,这只蝴蝶不是停在纯白的背景上,他特意配上了湛蓝色的天空作背景,小小的蝴蝶在画里的天空中自由飞舞。
    --


同类推荐: 苍狗长风(伪骨科 H)欺姐(继姐弟H)暗香浮动(现代 1v1,h)灏颜春(ABO骨科H)丁点爱(骨科)沉醉 (1V1 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共享订阅女友(NTR,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