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深夜发疯病娇脑洞合集 大胸修女男妈妈x被渴求圣水视为不祥的你5

大胸修女男妈妈x被渴求圣水视为不祥的你5

    白雾迷茫的教堂,所有神明皆被掩藏在迷雾下。
    你赤裸洁白的身躯躺在高台下,花穴中放肆挖弄的指节随意磨着肉壁打圈,都能磨得你腰肢酸软。
    为防止自己不小心睁眼破坏仪式,你乞求哈德里安修女为你在双眼上盖上一层薄纱,系紧白纱带来的压迫感能让你警醒自己不要睁眼。
    可怜的你却不知道这样的动作大大方便了哈德里安。
    他抽出你身体内的手指,被含在软嫩花穴中紧紧包裹着的指节勾出道道银丝,那些银丝还没断开就被哈德里安尽数吞下。
    哈德里安双腿分开,高挑的身躯支在你身上,他微眯着眼,将指节含在嘴中细细品味,直到再尝不出一点味道才可惜地抽出。
    白皙柔软的大腿被分开,露出你最羞涩的地方,你来不及遮住,冒着热气的肉棍就打在你的手背上。
    “妮芙……接下来是仪式的最后一步,待会我会把最纯净的圣水放进你的身体里……这个过程可能会有些漫长,你一定要坚持住。”
    男人的话带着诱哄,控制不住的欲望似乎将他摧毁,天知道他有多克制才没有伤到你。
    你认真点头,挂满奶渍的洁白身躯因紧张而微微战栗。
    “妮芙啊……”
    哈德里安怜爱的叹息,下一刻身子被贯穿的疼痛让你痛哭出声。
    “啊啊啊——”
    “哈德里安修女~~!好痛!!”
    你难耐地蜷缩身子,双腿却被死死压住,那硬硬的东西好像要将你戳穿。
    迷雾中,一道暗纹从你小腹上浮现,哈德里安虔诚地低下头颅,在上面印下滚烫的一吻。
    此次,契约成立。
    你大口喘着气,只觉得肚子滚烫得仿佛有火焰在燃烧,而埋身体内的坚硬性器也开始缓慢抽动,每一次缓慢挺送娇嫩的腿心都会重重撞在哈德里安轮廓分明的腹肌上,甚至蹭上一片晶莹的水光。
    你比哈德里安想象中适应的更快。
    肉壁紧紧包裹粗硕的性器,每一次抽插至深处,肚子上的黑色暗纹都会越发明显。
    其实哈德里安没有骗你,仪式的确在进行。
    “哈~~哈~~妮芙!~~好紧~~”
    他喘息着,黑色羽翼在身后舒服的展开,因快感刺激健壮膨起的胸膛喷出奶液混着汗水在空中四溅,落在你身上成斑驳的白色。
    你们呼吸交缠,滚烫的身躯仿若共生的藤蔓。
    快感将你理智吞噬,你双腿不自觉地抬起,缠住哈德里安德的腰。
    “呜啊~~哈德里安修女~~好舒服!~”
    哈德里安抱着你换了个姿势,将你抱在怀中狠肏,柔软的乳肉蹭上壮硕的胸膛,两人双乳相贴,挺立的奶尖互相摩擦,喷出的奶液带来温热的奶香。
    “哈啊!好舒服!!妮芙~~妮芙~~”
    一记又一记的猛肏,肚子上的暗纹都被凸起的肉棒顶成扭曲的符号。
    叫人溃败的快感让你面色潮红神智全无,什么时候连面上纱布落下都不知道,你下意识微微眯起双眼,就看到那与之前洁白羽翼不同生长于哈德里安身后的黑色羽翼。
    代表着黑暗、邪恶的黑色羽翼——
    而凡人岂能直视神颜。
    一道利光击中你的双眼,下一刻你失力跌倒在地,昏迷地闭上了双眼。
    整个教堂只剩哈德里安的喘息声,和持续不断的水声。
    ——
    迷雾包围的教堂,是没有神投下目光的地方。
    哈德里安久久站立在教堂门前,像是守护着宝藏的巨龙。
    一道声音在他边低语,是恶魔的蛊惑。
    “你就算为她套上假面,假装成天使她也还是发现了你的身份。”
    对于那道声音,哈德里安不屑地低笑,“我从未打算骗她,我与妮芙已经缔结了契约,从此她将共享我一半的力量与生命,她早晚都会知道我的身份,我装成天使不过是给那些愚昧的人们看得。”
    哈德里安知道你的执念,若他冒然在人们面前露出黑色翅膀将你就走,那那些村民就会将错成倍归咎在你身上,而他装成那些伪善的天使,却能让那些愚昧的村民清楚,他们做下多么错误的一件事,所以将来不管村子里发生什么样的灾祸,都是他们冒犯了神明的后果,也是他们咎由自取。
    他们余生都将活在对过去的忏悔中。
    为了你,哈德里安愿意做出那么一点牺牲,伪装成那些讨厌的天使。
    而他也从来不想在你面前隐藏身份。
    恶魔的低语又说:“这一切还不是因你而起,若不是你蛊惑那几个孩子迷失在森林中,他们也不会将妮芙绑上刑台。”
    “我承认这件事有我考虑不周到的地方,但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妮芙不再受伤害。”哈德里安右手抚上胸前像是起誓,声音冷静而沉重,“而妮芙已经经过了你的考验,她没有因痛苦而憎恨,她甚至比维斯那个伪善的天使还要纯洁。”
    “你真是没救了,作为黑夜神居然开始欣赏起纯洁之人了。”那蛊惑人心的声音叹息了一声,居然能听出几丝挫败。
    哈德里安失笑,“我一直是中立神,只是那些凡人总喜欢将我归于暗神中。”
    “谁让你总是混迹在人类中,又冷眼看着他们自相残杀。”恶魔的低语十分不屑。
    “那些天使也热衷于这样的事,甚至还有着最后出场拯救一切的恶趣味,以此来得到人类的信仰,相比之下我可比他们好多了。”哈德里安摸着下颌,看着远方,“话说我得带着妮芙离开了,维斯应该很快就会到村子里处理结尾,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也只有这一个优点了。”
    ——
    西方某个小村落因为冒犯了光明神而被遗弃的消息在两周后传遍了整个大陆,那里的人皆染上怪病需要背井离乡到其他地方寻找药材,余生只能生活在颠沛流离中。
    对此,早已搬到城镇的安妮姑妈直呼罪有应得,光明神早该惩罚他们了。
    她如今在城镇开了间酒馆,因为手里握着一张皇室酒液酿制的秘方,生意一直都很不错。
    有人问她,为什么会这样说。
    安妮将事情的原委一一告知,在末尾还加上了一句,他们做过的事远远不止这些。
    不管是一年一次的审判,还是他们现在生得病和安妮姑妈当初染病时症状如此相似,其实都是他们在自食恶果。
    有人又问,那安妮姑妈可怜的侄女呢?
    安妮姑妈叉着腰骄傲道,是被天使带走了哦,我的病也是被天使治好得,说不定我那可怜纯洁的侄女成了天使也不一定。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穿书之莫妍【简】(高h,np)长日光阴(H)推倒娱乐圈 (NPH)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