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深夜发疯病娇脑洞合集 当你想伙同情人杀死你的丈夫后2

当你想伙同情人杀死你的丈夫后2

    第二日清晨,陆沉舟早早起了床。
    他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撩开你的睡裙,认真查看你昨晚有没有含好身体里的东西。
    在他的注视下,被撞出深红艳色微微外翻的花唇羞涩地吐出一点点稀薄的精水,更多的则被你好好含在身体里。
    确认你的乖巧后,他才带着你进了浴室。
    热气蒸腾的浴室中,满脸潮红的你又被压在浴缸边,男人有力的腰跨卖力地撞击着你雪白的软臀,撞出一片深色艳红,窄小的肉穴被撑得又涨又酸,昨晚被磨得红肿刺痛的花唇再一次承受着男人凶猛地鞭挞。
    就算这样,男人的大掌也死死锢住你的腰肢,压着你的腰身狠狠撞向自己的胯部,粗长性器撑开层层褶皱,穴肉被凶器上的青筋磨得花液四溅,抽搐不止。
    已经是你的极限了。
    “不……停、停下……”
    你跪趴在瓷砖上,发白的指节死死扣住浴缸边沿。
    先前陆沉舟说要将你体内的东西挖出来清洗干净,但那手指只是随意抠挖了一下,插进来得就是滚烫炙热的硬物。
    “骗、骗人……”
    你无力的控诉着,细软的腰身已经脱力地不断下榻,但身上的男人还没满足。
    他紧贴着你的腰臀,插得一下比一下凶狠,飞溅出的水液顺着腿根流下,留下淫靡的水痕。
    阴晦执着的视线落在你细白的脖颈上,那里早布满烙印一般的吻痕。
    —
    公司的一个重要会议需要陆沉舟亲自到场,若不是管家几番催促,陆沉舟还不想从浴室中出来。
    他坐着轮椅抱着你从浴室出来时,你已经无力到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目光无声地看着前方,微微凸起的肚子里被填满了新的、滚烫的热液。
    临走时陆沉舟在你面上留下缱绻一吻,并且叮嘱到晚上他也会留在公司加班,希望你能呆在房间里好好休息不要乱走动。
    说完,他的视线若有所思地转向一旁封着密麻铁丝的窗子。
    在上次你逃跑失败后,别墅里的所有窗户都加固了铁丝。
    被他叮嘱的你则安静地坐在窗前,手掌下是鼓起的肚子,心里却在思考着要怎样杀死你的丈夫。
    要怎样设下一个完美的死局,才能杀死你的丈夫呢?
    你和陆沉舟是商业联姻,更准确来说你其实是家族讨好陆沉舟的玩物。
    池家是依附在陆家这棵大树上寄生的藤蔓,只能费尽心思去讨好谄媚,才能得到陆家施舍般从指缝露下的一点养分,只是那些微小的养分都能让你的家族在A市立足。
    因此池家每一个人都想牢牢攀住这颗大树,甚至他们贪心到想用你拴住陆沉舟。
    你父母是毫无感情基础的商业联姻,在生下你后便自觉完成了家族的任务,在外各自有了家庭。
    而你则是家族换取利益的筹码,婚生子的身份不过是让你作为筹码的价值略微上升,但就是这样的你意外得了陆沉舟的青眼。
    一开始你还感到十分的受宠若惊,实在想象不到这样的大馅饼会砸到你头上,毕竟那时的陆沉舟已经是陆家内定的继承人,不仅能力出众容貌俊美,还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更别说他身后的陆家。
    在知道你得了陆沉舟欢心后,家族立刻将你打包好送去了陆家,就连多年不联系的父母都打来电话,叮嘱你一定要讨好陆沉舟,这样你的家族才能在紧紧攀住陆家这颗大树,得到更多倾斜的资源。
    那时你初到陆家,陆沉舟虽为人冷漠,但大多数时候都没有拒绝你的接近,你能感受到他对你的放纵与喜爱,那些你曾经梦寐以求的东西,跟在陆沉舟身边皆是触手可及,甚至无需你主动开口,都会有人寻来讨你开心,他们只求你能在陆沉舟面前替他们说两句好话。
    金钱与地位带来的权势甚至助长了你嚣张跋扈的气焰,你变得无法无天,也忘记了自己几斤几两,你沉醉在陆沉舟为你搭建的金楼中,却不知得到多少,到时就要付出加倍的代价。
    若没有意外,你未来可能会成为陆沉舟身边的情人,若是他足够喜爱你,你成为陆太太也不一定。
    但好景不长,陆沉舟一次出差的路上被对家算计出了车祸,人虽然没有危险,但一条腿还是失去了知觉。
    一个天之骄子就此成了余生只能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每一个知道此事的人都为他感到惋惜。
    那段时间的陆沉舟变得易怒暴躁,每一个去看望他的人都被他发怒赶出病房,天价的治疗仪器被他砸到满地碎片,布满血丝的双眼充血猩红,仇视暴怒地盯紧每一个意图进病房的人,像是一只守住地盘疯狂战斗的困兽。
    你提着果篮出现时,脚边还有着未来得及清理的仪器碎片。
    因为忿怒而不由地喘着粗气,浑身发抖的陆沉舟就像是忽然被人按下了暂停键,抓着双腿的手背青筋凸起,绷紧的手臂连带着肩膀都是肉眼可见的僵直。
    你被吓得站在原地,直到他横冲直撞地拄着拐杖冲向你时,你下意识后退,眼神中生出了恐惧的退意。
    拐杖掉落砸到遍地的碎片上,发出刺耳剐蹭声。
    陆沉舟将你抱进怀中,双臂不断勒紧力道似乎要将你永远禁锢。
    双肩仿佛要被勒碎的疼痛中,你听到了他重复的低语声。
    “只要你在就好,你还在就好……”
    只有你在时,陆沉舟情绪才会慢慢安静,配合治疗。
    医生说,陆沉舟的腿并不是没有恢复的可能,只是对于陆沉舟这样的天之骄子来说,心理上的打击比肉体上伤痛更剧烈,他心理陷进残疾的痛苦中,不稳定的情绪十分影响他的康复速度。
    有了医生的这番话,陆家放宽了你当上陆太太的条件,你们的婚期很快就被敲定,陆家似乎将你当做了陆沉舟情绪的稳定剂。
    但那时的你已经厌烦了日复一日地去照顾陆沉舟,陆沉舟不想让其他人碰自己受伤的腿,所以你只能学会专业的手法每日去替他按摩,而陆沉舟的控制欲也是逐渐变得疯狂,有时你约好友出去玩乐他都能锲而不舍地给你打电话,有时还会让管家保镖直接到商场找你。
    那种大庭广众之下,被强制带走的羞耻让你越发厌恶陆沉舟,你觉得自己就像任人摆动的木偶,连自由都没有,为此你们大吵了一架,一怒之下你放下狠话要解除婚约,甚至拿出早就收拾好的行礼怒骂陆沉舟是个变态控制狂。
    而陆沉舟死死盯着你早就收拾好的行礼,恐怖的血丝慢慢爬上了瞳孔。
    他微弓着腰,大声大声地喘息着,猩红眼神盯着你,就像是回到了他刚刚发生车祸的那时候,变成了一只被鲜血染红眼拼着性命也要从对方身子咬下一块带血皮肉的凶兽。
    你生了惧意,看着缓缓逼近的他不断后退。
    但房间中的佣人已经退下,房门也被关紧。
    行李箱被砸得四分五裂,一同被撕裂得还有你身上的裙子。
    那日,你被压在沙发上狠狠侵犯,哭喊声和求饶声不时从紧闭的房间传出,带着深切痛苦的哭喊,却不能引起那人的分毫怜惜。
    那一次你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才养好身子,而陆沉舟也找到了更有效控制情绪的方法。
    后来只要他察觉到你有意图逃离的想法,他就会将你锁在房中,然后用那条失去知觉的腿压在你身上,再将你彻底侵犯。
    陆家不会在意这些,他们觉得你能保持情绪稳定级的效果就好,而你的家族更不会回应你的求助,他们巴不得你能同陆沉舟原地结婚,给家族带来更多的利益。
    直到结婚宣誓,你的胸前抵上一把黑色的枪管,被逼着在满座来宾前为面前的男人戴上婚戒。
    而你的丈夫右手持枪,左手则带着那枚由他精心准备的婚戒。
    你们在教堂里宣誓,在满座来宾前拥吻,察觉你眼眶湿润,他借着拥抱的姿势在你耳侧阴冷低语。
    “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你应该高兴些。”
    闻言,你浑身僵了僵,最后在他收紧的怀抱中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婚后,陆沉舟的控制欲越发疯狂,他将自己封闭在老宅中,连同着你也一起被关在这里。
    再一次被压在床上暴力侵犯时,你已经学会了伸出手讨好他,但每次不被他注意的间隙你的视线都久久追随着窗外一飞而过的鸟。
    你想,你不会被永远关在这里得……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穿书之莫妍【简】(高h,np)长日光阴(H)推倒娱乐圈 (NPH)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