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小说大纲里的女主觉醒后(NPH) 勾引(有H)

勾引(有H)

    连北兮的假设荒唐是荒唐,但往深了想未尝没有几分道理——
    为什么江婷一个妙龄女子愿意无名无分跟着丧妻有子的陆飞?要知道,他当时可还没有把慕江集团做大做强。
    为什么她对陆江麒兄妹俩视若己出?为什么她直到他们成年才生下自己的孩子?为什么她从小就教育陆江尧不要跟哥哥姐姐争抢?
    如果江婷爱的是江柔茵,那么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
    陆江尧是谁?他是自己都能开脑洞觉得连北兮重生的人,让他怀疑自己的母亲是个同性恋又有多难?
    他只是从来没想过那么小众的赛道罢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大哥大姐是爱人留下的珍宝,我则是和情敌联姻的产物?”陆江尧呐呐地总结了一句,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失魂落魄。
    和记洺文的聊天恰好告一段落,连北兮把注意力转回到陆江尧身上,这才发现自己无意中讲的话对他造成了多大的冲击。
    “额,我也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你别直接当真啊!”她不想掺和到别人的家事里去,赶紧给自己无心打翻的烂摊子各种找补:
    “或许你可以这样想,有些人的爱像火柴,燃烧一次少一点,你妈妈在养育你哥哥姐姐的过程中几乎点燃了所有的火柴,因此留给你的才没剩多少……”
    陆江尧第一次听到这样安慰人的说辞,以往每当他向保姆抱怨时,她们总是告诉他“没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你妈妈只是不会表达而已。”
    他年纪小的时候还愿意相信,大了就明白那些不过是哄骗他的谎言。虽然接受亲妈不爱自己是件痛苦的事,但陆江尧宁可伤心难过,也不想再怀着虚无缥缈的期盼自欺欺人。
    “我没事,就是有点意外……其实还应该谢谢你替我找了个新思路,这个理由可比她单纯不爱我爱别的孩子让人心里好受多了。”
    连北兮见他笑得都没之前那么傻气了,心中生出几分怜悯,劝慰道:“你要知道,倘若我的猜测是真的,最惨的不是你,是你爸啊!两任妻子都不爱他,他只是个用来繁衍后代的纯纯工具人……最重要的是,他辛苦一辈子打下的江山,将来都要落到你们三兄妹手上!这是什么叫直男瑟瑟发抖的鬼故事?”
    直男陆江尧:“……”
    他这回是真的发自内心地笑了,连北兮开导人的角度太清奇,让他都不好意思继续自怨自艾下去了。
    “对了,那你觉得你的爱是火柴吗?”陆江尧暂且放下亲子关系问题,好奇地问道。
    连北兮哼了一声,“怎么可能?我当然是打火机咯,还是能不断往里加油的那种。世界这么大,美好的男……东西那么多,我肯定要有一个博爱的胸襟去容纳他们。”
    她暗暗松了口气,差点秃噜嘴把“男人”两个字说出来了。
    陆江尧没留心她的口误,因为他的视线正随着她提到的“胸襟”落到了她高耸的胸脯上。
    “嘿,你眼神往哪儿看呢?”连北兮假意拢了拢领口,手臂动作间恰巧挤出一道诱人的乳沟。
    陆江尧的眸色顿时深了几分,他情难自禁地伸手按在她的衣襟上,认真地胡诌道:“姐姐别动,你衣服里面好像有只小虫子,我帮你抓出来。”
    连北兮:“……”
    虽说是她故意勾引,但这男人的脸未免变得也太快了,方才真是浪费她的感情去同情他……
    吐槽归吐槽,连北兮仍是决定配合他演下去。一来她刚刚确实没“吃饱”,二来他们先前谈论的家庭话题让她十分不自在,深夜交心什么的并不适合他们,还是维持纯粹的肉体关系比较好。
    “那你快一点,我最怕虫子了。”她忍着笑,演技浮夸地回答道。
    陆江尧却仿若未察,他此时满心满眼都是那对奶白的酥胸。
    为了方便抓到“小虫子”,他快速解开了她的衣服,两只大手急切地在乳房上四处“翻找”。不多会儿,细腻的乳肉上便布满了红色的指印。
    他顺势压倒她,一边亲吻她的脖子和肩膀,一边含糊不清地解释自己的行为:“好像爬到别的地方了,让我仔细检查一下……”
    伴随话音落下的是他深深浅浅的吮吸,仿佛盖章确认一般,在她每一寸白皙的肌肤上用朵朵红梅留下已然“查验”过的痕迹。
    还挺敬业的……开始进入状态的连北兮在心里赞了一句,不甘示弱地抬腿环住他的腰,微喘着说道:“我……突然觉得腿有点痒,你要……要不要也查看一下?”
    陆江尧闻弦知雅意,一只手沿着她软嫩的大腿摸到了饱满的臀上,抓住半边肥嘟嘟的臀肉使劲揉捏着。另一只手则是顺着纤细的腰肢滑到了腿心,熟门熟路地找到那颗小花珠撮磨了起来。
    连北兮的喘声顿时娇媚了不少,盘在他腰后的腿下意识缩紧,玲珑可爱的脚趾也有一下没一下地在他背上划圈圈。
    陆江尧背后宛如蚂蚁爬过似的痒得不行,忍不住用邦邦硬的阳具在连北兮柔软的腹部连着顶了好几下,一直摩挲蚌肉的手指同时也迫不及待地插进小穴里。
    实践出真知,有过头先的经验,他指奸嫩逼的速度快了许多,力道也在不断加大,试图让连北兮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好接纳他的准备。
    敏感的女体很快被插出了丰沛的汁水,阴道开始阵阵有规律的收缩,陆江尧知道这是她快高潮的前兆,于是找准时机在最后关头将手指替换成了老二。
    效果显而易见,连北兮的嗓音瞬间变得高昂又淫荡,她在即将泄身的刹那被大鸡巴重重地捅了进来,快感几乎翻了一倍。
    更关键的是,一般这时候手指的动作都会变慢或者停下,阴茎却是刚刚尝到肉味,全身有着使不完的劲儿。所以,她根本没时间去平复这一轮高潮,还处于巅峰状态的身体直接被拉进了下一波肏干。


同类推荐: 我靠睡服大佬振兴城市(NPH 训狗调教)糙汉俏媳妇H遇虎(古言,1v1h)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妓女日志(NP)她是贵族学院的校长清水文里的被肏日常(高H)与大佬的婚后日常